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沈家规矩多(沈念池沈老爷子)全本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沈家规矩多(沈念池沈老爷子)全本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沈家规矩多(沈念池沈老爷子)全本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8-22

小说内容介绍

沈念池沈老爷子的小说——沈家规矩多(沈念池沈老爷子)全本章节全文在线阅读;一大早去港口买回的新鲜海货,活奔乱跳,处理一下,即刻下锅,煎炸炖煮烹,加少许盐调味就是一道美食。即使是普通的家庭妇女没多少烹饪技巧,也能做出一锅好鱼汤、一盘好水饺,谁让食材本身就极鲜美呢。

小说摘要

8月半的宣城已是清风渐渐,一片凉爽。早上5点半,天已大亮,老城区的港口已经纷纷攘攘,人头攒动。大大小小的打鱼船塞满了航道,男人们忙着卸货,女人们开始预备讨价还价。
宣城靠海,又背山,风水极好,物阜民丰,即使是自然灾难的时候,全国各地饿死人的消息不断,宣城人也吃得饱。据老人们说,当年全城的人就指着海货活了,肥膏满满的螃蟹、鲜甜丰硕的大虾、肉质鲜美的虾虎还有大个的蛏子、海蛎子、扇贝、花甲,以及胶东特产的鲅鱼,愣是支撑着宣城人活过了三年又三年。现在老人们仍然对那段时光记忆犹新,因为难过,也因为现在再也吃不到那么原汁原味又个大饱满的海鲜咯。
宣城的海蓝、天蓝,是全国有名的风景区,当然也是吃货的天堂,尤其是老城区里的馆子,只有资深吃货才能找得到。各家馆子自有拿手好菜,但是却有共通之处——“鲜”。一大早去港口买回的新鲜海货,活奔乱跳,处理一下,即刻下锅,煎炸炖煮烹,加少许盐调味就是一道美食。即使是普通的家庭妇女没多少烹饪技巧,也能做出一锅好鱼汤、一盘好水饺,谁让食材本身就极鲜美呢。
虽然天还早,码头上已经围着一圈又一圈的人,宣城的男女老少都知道,要吃好就得起得早,去晚了好的海货都被挑走了,谁让宣城人各个都是挑鱼捡虾的行家呢。当然,也有人少的摊子,不是货不好,而是已经预定了出去,这些都是专做批发或者给各个馆子留的,宣城人都知道,所以很少有人去那里谈价。当然,也有不死心的,卖相太好,即使知道已经被订出去了,还是想去试试。什么“就两条就两条,他们馆子也不缺这两条不是”,这是看见那大墨鱼馋得流口水的大叔;“咱们可是老街坊了,就给姐们个面子,俺家小孙子好不轻易回来一趟,你就当给个见面礼”,这是打感情牌想买两斤虾虎的婶子。
几个人围着一个黑胖的婶子,各出奇招,就是要抠出些海货。婶子没法子,几十年的邻居,不给面子不行,只能说:“这是沈老爷子亲自订的,说是今天要做什么席面,只要是好货就全包了,我这也没办法,要不你们跟老爷子商量商量。”然后,呃,就没有然后了。
沈老爷子,全名沈崇,江湖人称沈三爷,宣城本地人,今年73,耳不聋眼不花,不说鹤发童颜,但也是坐如钟站如松,体格硬朗,声如洪钟,端的是一副老神仙的架势。沈老爷子在宣城是家喻户晓,上至八十岁的老太太,下至刚刚能吃海货的娃子,只要说到吃,最先想起的一定是他。榆钱街中心的“沈园”就是他老人家的馆子,三进的院子,红砖碧瓦,酒菜飘香,隔着一条街都能闻到鲜味。
“沈园”在宣城人心中就是标准,顶级胶东菜的标准,谁要是没尝过他家的菜就说自己是老饕,那您就赶紧闭嘴,不然连三岁小孩都得鄙视。当然跟“沈园”齐名的就是沈老爷子的脾气,说一不二,老爷子辈分高,人又刻板严厉,性子确实有点不讨喜,但是架不住人家品行端正,日行一善,尤其是榆钱街里的老住户,没有一个没受过他老人家的帮助。按照“六度分隔”理论,只需要通过六个人就可以找到你想熟悉的人,好吗,全城人的亲戚朋友都受过人家的恩惠,自然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所以,就没有然后了,谁也不敢说我去跟老爷子商量商量,这不是找揍吗。尤其是老爷子亲自出马,又说是做席面,谁都知道老爷子在别的方面是能通融的,但是一涉及到做菜,那您千万别开口,哪怕是找他借钱也比从他手里抠食材轻易千万倍。
几位大爷大妈们看着胖婶子,各种控诉,不过都没敢张口,沈老爷子实在是积威深重。

沈家规矩多在线阅读

“强婶,不好意思,来晚了,给您添麻烦了,我们这就卸货。”少女清脆的声音响起,众人齐齐回头。十五六岁的姑娘,难得的一身雪白,浅黄T恤,浅蓝牛仔裤,调高的马尾束在浅紫的帏帽里,一打眼很是刺眼。
“唉唉,老强,赶紧的,给妹子搬东西。”胖婶子一看到小姑娘,舒了好大一口气,真是快顶不住了,赶紧招呼蹲在船舷上的男人帮忙过秤搬货。其他人也知道货主来了,有点怏怏,已经有人转头走了,之前说给小孙子买虾虎的婶子还是有点不舍得,站在原地继续围观。
小姑娘把推着的自行车放好,后面跟着的一辆电动三轮车上下来三个小伙子,迅速向强婶子家的货箱靠拢。小姑娘也注重到了围观的婶子,看了看强婶子无奈的脸,也是知道了情况,笑眯眯地说:“强婶您今天可要给强叔加菜,看看今天这些货,可是下了大力气的”,又冲正在过秤的强叔拱拱手,“强叔,改天闲了去我家喝酒,爷爷可念叨着您呢”。强叔一听,一个劲地点头说好。
“你这丫头,光想着你强叔”胖婶子装出一副生气相。小姑娘也不怕,笑嘻嘻地挽着胖身子的胳膊,开口道:“哪能呢,强叔去跟老爷子喝酒,您跟我吃菜。我最近刚学了几个川菜,爽口又解馋,您哪天赏脸尝尝去”,说完还摇了摇胖婶子的胳膊。
“好好好,还是俺们念念懂事,知道强婶子好这口”胖婶子一听川菜顿时两眼冒光。宣城人多食海鲜,口味既可清淡,也好浓油赤酱,就是这个辣字确是很少沾口,究竟海货本身味道极美,沾了辣味反倒有些喧宾夺主。
围观的婶子一听就立马知道了这姑娘的身份。念念,沈念池,沈家大小姐,沈老爷子的孙女,沈园的小东家。本还是想要继续纠缠一下的心思顿时歇了大半。
宣城大多数人都知道,沈老爷子幼承家学,二十出头娶了师叔家的独女,生有一子,名沈初,后来不知怎得被逐出家门,再也没在宣城出现,唯有一女留下,就是沈念池。老爷子对自己的儿子是没个好脸,但是对孙女,那是要啥给啥,宠爱非常。谁都知道老爷子的底线:1、厨艺,2、沈念池。虽然排位在后,但对在厨艺上要求严厉的老爷子来说,沈念池已经算是待遇非凡了,只要看看她的那些个师兄师弟就知道了。
老爷子从艺五十多年,总共也就收了不到十个徒弟,还要扣除沈念池和她爹。头些年是因为老爷子忙着提高厨艺,无暇他顾,后面完全是挑挑拣拣,觉得这个不行,那个偷懒,拜师者无数,东托西请,愣是没让老爷子动心。当然,挑也有挑的好处,收下的几个徒弟虽然四下飘散,但都名镇一方,因此老爷子虽然几十年来都没动过地方,但是名声赫赫,起码在北方的厨艺界那是响当当的老前辈了。
沈念池趁着跟强婶子说的当口,小声地问了情况,看着那个预备转头的婶子,开口道:“婶子,您要买虾虎?”
“啊,啊,是呀,我再去别处看看。”那位婶子没想到沈念池会和她搭话,有点讪讪,虽然自己是长辈,但也不好仗着辈分压人,再说本就是自己不对,不管怎么说都是人家先订的,没道理非要从人家货主手里抠出来,即使撒泼也是没理。
沈念池也看出了她的意思,弯了弯嘴角,回头冲着一个黑瘦的小伙子道,“小齐,给李婶子挑两斤虾虎”。叫小齐的小伙子正预备将称好的虾虎搬上车,一听就放下货,找强叔要了个黑色的硬质塑料袋就往里面拣。
李婶子显然没有料到沈念池能答应,而且还知道她,有点手足无措地摸了摸衣角,不好意思地说:“这怎么好意思呀!不行的,不行的,强子,多少钱,我给钱”。强子还没接口,沈念池就笑道:“李婶子,别客气啦,您是小林的长辈,他今天没来,算是他孝敬您的,回去我让他多做几道菜就行了”。小林,沈念池的师侄,今年23,虽然年纪大,但是沈念池是越过她爹直接跟老爷子学艺,所以辈分高,即使年纪小,馆子里的小子们也得恭恭敬敬地叫声“小师姑”。
“这怎么行,这怎么行,他是他,做菜也是他该干的,哪能这样算。”李婶子一听小林,更是不干了,直接掏钱,就要往沈念池手里塞。李婶子夫家姓林,正是小林的大伯。小林能***沈园学艺,即使是不能直接拜在老爷子手下,只是拜了二厨为师,那也不能不好好听话,究竟厨师这一行规矩极严。李婶子在这么充长辈,也不敢在沈家人跟前拿大,要是耽误了小林好不轻易得来的机会,一想到那个能说会道的妯娌,更是一阵害怕,顿时有些后悔自己干嘛不早走。
“婶子别客气啦,前两天还听小林说他大哥大嫂和小侄子回来了,小侄子长得虎头虎脑的,可可爱了。他放假回去就跟他师父说,趁着他小侄子在家多学几个菜,好做给他吃呢。他要是今天来了不知道要给他侄子买多少东西呢,这么点虾虎算什么。您拿着,别嫌少,不然小林回去该说我小气了。”沈念池轻轻推开李婶子递来的钱,转头使个眼色给小齐,小齐麻溜地跑过来,将手里的塑料袋塞到李婶子的手里,转头就跑。
李婶子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强婶看到也走过来帮腔,“行了,孩子的心意,拿着吧!”李婶子这才撒手,笑着对沈念池说:“那谢谢了,我这……哎,等小林回来让他带醉蟹给你尝尝。”“那我就不客气了,先谢谢您!”
看着李婶子带着虾虎喜滋滋地走了,强婶冲沈念池努努嘴,“你呀!”强婶子也知道沈念池能够这么爽快不仅仅是因为李婶子跟小林的关系,究竟两家是邻居,不匀出来给李婶子是道理,但是究竟面上不好看,只是提前答应了沈家,现在沈念池直接相送,也算是给强婶面子。强婶看着姑娘这么懂事,没爹没妈的,顿时又是一阵心疼。
沈念池招呼着小齐他们三个搬好货,跟强婶算钱,两个人又推了一阵,最后还是强婶摸了零头,沈念池招呼强叔两夫妻改天去吃饭,这才算完。四个人,两辆车调头离开码头。

沈家规矩多全文

榆钱街,宣城老城区的中心,清末被日耳曼人占据的时候就已经相当繁荣,因此大多保留了当地特色,除了石板街换成了水泥路,两旁的住家店面却大都是青砖碧瓦,一片古意。之所以称为榆钱街,就是因为以前道路两旁遍是榆钱,一到春天,小孩子们眼巴巴地盯着灶台上蒸着的榆钱饭,整条街都是榆钱的香味。虽然现在大多都换成了景观树,但是到了春天蒸榆钱饭仍是榆钱街的特色。
沈园就在这条街的中心,三进院,打头是五间打通的大瓦房做了馆子,三十多张桌子,打脚***对着的帐台后面一溜的酒坛子,全是沈老爷子的佳酿,帐台上方挂着木牌子,就是今天沈家能出的菜。沈家规矩,没有菜牌,沈老爷子是先买食材再决定菜色,天天更新,用最新鲜的海鲜、最新鲜的蔬菜做最鲜的菜,几十年如一日,这才有了今天享誉整个北方饮食界的好口碑。
现在这个时间,馆子还没开,沈家不做早饭,这也是规矩,十点半开场,晚上九点关门,过时不候。以前一直是晚上十点关门,自从自家孙女开始上学,老爷子就提前了,什么都没自家孙女重要,就是这么的任性。
沈念池四人顺着小巷***侧门,那里已经有人候着,一个瘦高的小伙子顺手接过小齐递来的箱子,看着里头活蹦乱跳的虾虎,顿时裂开嘴:“小师姑,今天这虾虎咋做?清蒸就够鲜了,再做个香辣的,不然椒盐也行。”还没说完,后脑勺就挨了一下,“师父!”一个矮胖的中年汉子背着手站在他后面,“就知道吃,赶紧的。”
门外的三个小伙赶紧站直,恭恭敬敬叫了声师父,麻溜地往里而去,跟后面有狗追似的,可见有多怕这个师父了。
“师哥。”沈念池已经锁好了自行车,笑着跟汉子点点头。只见刚刚严厉的脸盘瞬间见了笑影,右手迅速伸出,青瓷小碗里大半碗浅红色的汤汁,微微冒着一点热气,显然是温度正好。沈念池也不客气,接过来一口气喝完,很是豪爽,“谢谢师哥!您这熬绿豆汤的本事可是越来越高了,洋槐花蜜是***今年新弄的吧,小半勺味道刚刚好。”
没错,沈念池一平台就尝出了汤里的门道。中国人夏季大都会熬点绿豆汤祛暑,虽然家家会做,但是要熬得好却是门道,出锅早了有生味,出锅晚了就变绿豆沙,对于中餐来说,食材固然重要,火候却也是重头,多一分少一分都不是这个味,即使是家家都做的食材,也是各家有各家的味。
沈老爷子教人,光火候这关就是要反反复复不知道多少年,鱼汤鸡汤老鸭汤是基本,但是像这小小一碗绿豆汤也是不能放过,老爷子名言,连一碗绿豆汤都熬不好你也就别来丢人现眼了。好吧,其实老爷子没说这么的大白话,却也是这么个意思。究竟不是人人都吃得起燕窝鱼翅,但是人人都吃的东西都做不到最好,也就没脸说自己是名厨了。
汉子听到沈念池的称赞更是喜笑颜开,一个劲地夸“你这张嘴呦,真是羡慕死个人”。这不是虚言,厨子靠的就是一张嘴跟两只手,一张嘴能辨万千食材百般滋味,两只手能炮制出大千世界。手固然重要,但是可以后天努力,嘴却天生,即使练得再多,有些人终究是会差着半截,别看是半截,确实隔着天与地,高下立判,这就是厨子与厨师的差别,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随便便称“师”的。别看只是一碗绿豆汤,这个谁都能分辨,但是能辨出是谁熬的本身就是本事,一碗汤的味道不仅仅源于食材本身也源于做它的人,不然为什么饭店里大厨跟三厨的菜叫价不同呢。
更何况尝出里面加的是新的槐花蜜,究竟像花蜜这种东西可以长期保存,大多数人是分不清新旧的,更别说是加了多少,小半勺就是小半勺,沈家的调料勺统一定制,多少就是多少,做菜的时候哪怕多了那么细细的一层都不行,老爷子的汤勺可是不饶人的。中餐里没有精确到克的概念,大多是一满勺、一平勺、大半勺、半勺、小半勺、几滴等等诸如此类的模糊概念,中餐难做也难学一半原因由此,厨子做菜靠的是经验与味蕾。
沈念池听了夸赞也不骄傲,只是笑眯眯的,看的四个小伙子更是一阵眩晕,没办法,虽然是辈分在那里,究竟是少年,都爱看个***,更何况自家小师姑,不仅颜正,脾气好(这是真心话,比自家师爷和师父好了不止千百倍),人爽快,没那些腻腻歪歪的,整个沈家就这么一个女的,不光是老爷子,就是他们也是拿着当祖宗供着。就是这么被一堆人哄着,沈念池也没变骄纵,大大方方一姑娘,对谁都笑眯眯的,轻易不发火,要是老爷子发脾气,更是能当灭火器使,绝对的高精准,一准能行。
汉子一看四个徒弟发呆,顿时又板起脸,大手一拍离得最近的小林(没错,就是那个刚刚一门心思想着虾虎的大个),“傻站着干什么,赶紧搬,你们师爷快打完拳了”。四个人顿时也不晕了,也不傻了,动作利索的要命,生怕老爷子练完拳看到他们还没收拾好,到时候绝对不是骂骂那么简单了,得切多少土豆丝、剁多少鱼丸子哎。
沈念池看着自家师兄训徒弟,也不多话,乖乖听着,看他们搬得差不多,就拿着瓷碗跟进厨房,仔仔细细地冲干净,转手擦干放进一个小的消毒碗柜里,当然旁边还有大的。这个也是沈家规矩,厨房里的全部用具在使用之后必须清洗干净消毒后方能使用。厨子做的是平台的东西,虽然说的有点夸张,但确实干系人命,不能有丝毫马虎。当然,厨子也要吃饭,沈家老老少少一共八个人,用的是自己的餐具,不能跟食客的餐具混杂,这是老爷子的铁律。在老爷子的心里,即使自己声望再高,也是本本分分一个厨子,顾客是上帝倒也不至于,但绝对是要恭敬的,不仅仅是心理上,也是形式上,当然,大多数人觉得这是老爷子的固执,只不过无人反对,大家习以为常。
沈念池擦干手,看着眼前瘦高的小林一脸的不好意思,也知道小齐他们已经跟他说了李婶子的事,对他摆摆手:“一斤虾虎加二两五花、一把韭菜,去吧!”刚刚还不好意思的小林顿时大喜,惹得旁边一众师兄弟各个怒目,弯腰九十度,谢过沈念池,麻溜地去干活了。
跟进来的汉子顿时无奈,“你呀,就惯着他们吧!”汉子显然也知道了事情的经过,知道沈念池是个爽快的,也是一阵好笑,又想起了什么,面色瞬间变了。沈念池并没有当回事,冲汉子摆摆手道:“师哥,我去看看爷爷”,转身出了房门,顺着夹道往三进里走去。
没错,沈园的三进,第一进食馆子,第二进是大厨房、仓储间外加两个二厨和四个帮工的卧室,第三进住的是老爷子和沈念池,老爷子住正房左面,沈念池住东厢。院子里搭着葡萄架子,下面一张大石桌外加几个石凳,西厢檐下种着西红柿、茄子、黄瓜,一派生气。
院子里打扫得干干净净,显示着主人的勤劳认真。老爷子常说一屋不扫何以做大厨,虽是戏言,但是连自己住的地方都收拾不干净,谁还敢指望你做的菜能干净。世间万法不同,却殊途同归,守不住本心、耐不住***、收拾不好自己,啥事都是妄言。

小编今天推荐

全文节奏明快,语言清新,终究洋溢着诙谐与风趣,读来其乐无穷。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