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第一校花(纪因 迟绎小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第一校花(纪因 迟绎小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第一校花(纪因 迟绎小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小说分类: 校园纯爱时间: 2019-07-07

小说内容介绍

《第一校花》是一本婚恋情感小说,作者是剪笛,小说的男女主角为纪因迟绎,该小说生动形象的描写了纪因迟绎之间的情事和向我们表达了相爱的人总是要经历种种磨炼才会在一起的道理。

第一校花第 14 章

昏暗的光线中,迟绎的眼眸尤其熠亮。

侧脸的线条被灯光柔和了些,没有在明亮的环境下那么张扬分明的俊美,却有股沉寂下来的清俊蕴藉之感。

两人就这么牵着手,纪因的脸都红了,小声嘟囔:“你放手呀……”他握得太紧了,她的手根本抽不出来,又怕挣扎起来被四周的人看见了不好,只能做这样小小的反抗。

迟绎看着她,微微一笑,凑到他耳边轻声说:“我不放,让我帮你暖暖。乖啊。”

一声“乖啊”轻轻柔柔的,不大不小,正好只能两人闻声。纪因只觉得心中猛地一磕,耳根子都发热了。

……

不知过了多久,雨仍在下,丝毫没有减小的趋势。纪因开始感到了不***,小腹一阵阵地坠痛,她不由皱起了眉头。

屋漏偏逢连夜雨,月事竟赶在这个时候来了。

迟绎看纪因脸色有些不对,嘴唇苍白,身子也微微弓着,隐约猜到了什么。

“怎么了?不***?”他问。

“我没事。”纪因摇摇头,想起什么,又说,“你的手机能借我一下吗,我想给奶奶打个电话,告诉她我被雨拦住了。我的手机没电了。”

“嗯。”迟绎点点头,从裤兜里摸出手机,解锁,递给她。

纪因接过手机,道了句谢,低头输入奶奶的电话号码。刚输完,就听身旁的人说:“纪因,暖宝宝暂时离开一下。”

“嗯?”

“等我。”

纪因不以为意地抬起头,还没来开口询问,就看到迟绎已经转身拨开人群,跑入了雨帘中。

她垫脚往外远望。

昏黄的灯光下,他拼命地往前跑,的肩头激起一颗颗豆大的水珠。天地之间一片混浊,密实而厚重的雨帘很快就将他的身影吞没了。

“迟绎——”纪因叫了一声,可他根本不回头。

她的心头一揪,下这么大的雨,他这是要去哪里?!

四周等雨的人纳闷道:“这孩子,怎么又跑出去了,雨这么大,天还黑着。”

“是啊。都等了这么久了,怎么也不再等等。”

“这么大雨,轻易着凉啊。”

电话那头,纪奶奶早已接了起来,在电话里喂了好几声。

纪因忙把电话搁到耳边,“奶奶,是我。外面雨下的大,我被隔住了,晚一点回家。您先吃饭吧,不用等我了。”

“没有,我没怎么淋着,现在在一个洗车店避雨。”

“不是一个人,您放心。我跟同学一起回的……嗯,是迟绎。我的手机没电了,这是他的电话……嗯,奶奶再见。”

挂了电话,纪因又往雨帘中远望,他还没有回来。

夹着雨丝的风吹过来,她的肚子一阵抽痛。纪因握着迟绎的手机,身体靠着墙壁微微蜷起。

手机微微发热,她握着很***。他这个大号的暖宝宝走了,又给她留下一个小的暖宝宝。想到这里,纪因的心头有些微微发胀。

她按亮他的手机,屏保上是一片深蓝色的夜色中的大海,岸边的少年孤自坐在沙滩上,头发被风吹得凌乱。上面的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逝。

十几分钟过去了。迟绎还是没有回来。

纪因开始有些着急。

这么大的雨,他去了哪里,怎么还不回来。

最让人感到烦躁的是,他把自己的手机留给了她,而她的手机也没电了,想打个电话联系都做不到。

……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某人才湿淋淋地跑回来了。

旁人给迟绎让了条道,也有人关心地说:“小伙子快擦擦吧,别冻感冒了。”

他随口道了谢,抹了抹脸上的雨水,走回到纪因面前,笑道:“暖宝宝回来了。”

看到他的一瞬,纪因的手指紧紧攥着他的手机,心中复杂的情绪一下翻滚起来,声音都有些发不出来,“你、你去哪里了啊?这么大的雨你怎么跑出去……”

“没什么,买点东西。”他漫不经心地笑笑,然后撩开上身的T恤,将小心搂在怀里的热奶茶取出来。

那杯奶茶被他用塑料袋包裹了好几层,取出来的时候一点都没有湿。他随手擦了下额头滴下来的雨水,帮她把吸管插.***,“给,快喝一口。喝了这个就暖了,会***一点。”

纪因心头一紧,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冒着这么大的雨跑出去,就是为了买这个吗?”

迟绎没答,只笑笑,“你喝不喝啊,再不喝变成冻奶茶了啊。”

此时此刻,她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心头一阵一阵地发胀。

“你要不喝,我这一趟不白跑了啊?快喝吧。”

在他的注视和催促下,纪因这才接过奶茶,吸了几口。温热的***顺着喉咙流下去,一下就暖和了她的胃,小腹的疼痛似乎也稍微缓解了些。

纪因******吸着奶茶,只觉得喉咙似乎有什么东西梗着,心里有种黏黏涩涩的感觉。

迟绎看她喝了奶茶,这才满足了,随手捞起本来就湿着的校服外套擦了擦,然后从裤兜里掏出一小盒药,“还有这个,止疼药。要是疼得受不了就吃一粒,不过药店那人说了,这东西吃多了不好。”

纪因心里又是一阵热流窜过,有些不好意思道:“谢谢……下次……你别这样了,别冒雨,会感冒的。”

他看了看四周,然后凑到她耳边小声问:“你心疼我啊?”

湿漉漉的身子一下压过来,纪因脸一热。没等她说话,他很快又离她远了一点,以免身上的雨水弄湿了她,“没事,我喜欢雨。”

*

纪因回到家的时候,纪奶奶正在热第二遍菜。

她找了块毛巾随便擦了擦身子,然后进了厨房帮忙,“奶奶,我回来了,您怎么不先吃饭。”

“没事,我也不饿,等你回来一起吃。”纪奶奶回过头,关心地问,“被雨林着没有?”

“没淋着。等雨停了我们才回来的。”

“迟家那小子把你送回来的吧?”

纪因脑海中闪过迟绎浑身湿漉漉的样子,睫毛不由眨了眨,“嗯。”

“那孩子挺好的。你爷爷刚过世那会,也跟他爸爸妈妈一起帮过我。”

“奶奶,我们搬走后的这十几年,他们一直都跟奶奶你有来往吗?”

两人端了菜,到饭桌边坐下。纪奶奶说:“来往不算多,但基本上逢年过节他们都会来看看我。迟绎那孩子也来,话不太多,但很懂事礼貌,是个好孩子。”

纪因给奶奶夹了块,“嗯。”

说到这里,她忽然想起什么,搁下筷子就忙到客厅的柜子里去翻找。

“怎么了?”纪奶奶问。

“没什么奶奶,你先吃吧。我找个东西,这就来。”

在装药的柜子里,纪因总算是找到了一盒感冒药,把它塞到了书包里。

*

次日一早,纪因来到学校,发现自己的同桌换人了。

“……”

她走到座位上,陆雨婷正好回过头来,有点不好意思地用课本半挡住脸,小声说:“我来晚啦。位置被抢了。”

纪因:“……”

目光往旁边一挪,纪因发现自己的新同桌在抄单词。昨夜大雨,今日总算放了晴,晨光透过窗子,漫过了他半张脸,鼻梁到下巴的线条依然分明。

她的心情有点复杂。一是看到同桌忽然换成了他,她有点紧张,二是不知道他昨晚淋了雨,有没有生病。

纪因正胡思乱想之际,迟绎已转过头来,对上她的目光,淡笑道:“早上好啊,怎么不坐呀?”

“……早上好。”

纪因坐下,轻轻吸了口气,然后从书包里取出昨天就备好的感冒药,轻轻搁到他的桌面上,“这个给你。”

迟绎看着那盒感冒药,片刻后嘴角漾起一抹笑,轻声道:“怕我生病啊?”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头,“你没事吧。”

迟绎没回答,只是抓着那一小盒感冒药,跟捧着什么宝贝似的左右端详。以前他感冒最讨厌吃药了,不吃药一周好,吃了药七天好,药还苦。不过,现在这盒药在他眼里就跟糖似的。

某人微微弯了下嘴角,生怕她反悔似的把药收了起来,“……谢谢啊。”

纪因看他也不吃,就这么把药收起来,犹豫了一下也没多问,只说:“不客气。”

……

然后纪因从书包里拿出早餐来吃。

书包又被纪奶奶塞得满满的,她低头伸手***拿,只见里面有牛奶、饼干、芝士棒、芝士棒、芝士棒……

就是前两天迟绎从她这里拿走半根的那种芝士棒。

纪因:“……”

奶奶肯定是看她唯一吃光的零食是这种,就给她补了一堆这个。

纪因边吃早餐边背单词。迟绎刚才就在记单词,她看到他的草稿纸上英语的连笔写得特殊漂亮。

她跟他的记忆方式不一样,她的方式是看。

通常只需要看一遍,纪因就能记住,也不轻易忘掉,短时记忆转化为长期记忆的比例很高。就像是这些词本来就存在于她的脑子里,她只需要唤醒它们。

花叶不相见在风云上得分最多的数学和物理题,其次就是英语。

一块饼干吃完,纪因已经记了十个单词,平均两秒一个,这里面还有两到三秒她走神了。因为似乎听到了什么怪怪的声音。

“咕咕。咕——咕。”

就是这种……

这次她听清楚了。

一种……胃在呐喊的声音。

纪因转头,看向身边的新同桌,他是不是没吃早餐?

想了想,纪因从书包里摸了两根芝士棒,递过去,“迟绎,你是不是没吃早餐啊。这个给你。”

迟绎转过头,看向纪因。

阳光下,女孩的头发黑得发亮,脸颊却白皙得像是能透了光。她的手里拿着两根芝士棒,纤细的手腕隐约可见一条细细的蓝色的血管。

为了“占座”,他一早连早餐都没吃就出门了,没想到这胃叫得这么夸张,实在影响他英明神武的形象。

“咕咕。咕——咕。”

“……”废话不多说,迟绎赶紧接过救命的芝士棒,“谢谢。”

“不用谢。你要是不够的话,我这里还有。”纪因说。

吃完了两根芝士棒,迟绎感觉胃***了很多,但就是有点渴。他扭头一看,教室后面的饮水机里没水了,还没人来换。目光不自觉地往纪因那边扫。

她在喝牛奶。

白色的***被吸进透明的吸管,然后被送到她的嘴里,再顺着喉咙滑下。

光看着都渴。

察觉到盯着自己的目光,纪因停止吸牛奶,转过头。跟迟绎四目相对,她迟疑了一秒,问:“你是不是没吃饱啊?我这里还有……”

说着,她把牛奶放到了桌上,手要探进书包再去摸吃的。

“不是,有点渴,你还有牛奶吗?”

“没有了……”纪因说着,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牛奶,马上反应过来什么——于是迅速抓起自己的牛奶,把剩余的一下吸光!

牛奶涌进口腔,一张嘴马上就鼓了起来,很快就顺着喉咙全部滑了下去。牛奶盒都被她吸瘪了。

在洞悉到她意图的瞬间,迟绎也伸出了手,只可惜慢了半拍,没把牛奶抢救回来。只是指尖跟她的碰了一下。

“……”

喝完了牛奶,纪因舒了口气,对着某人晃了晃空盒子,“没有了……我今天就带了一盒。”上次的芝士棒就被他抢走了半根,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再让出牛奶了。

迟绎有些哭笑不得,“半盒牛奶而已,你好狠。”

吃饱喝足的纪因把空牛奶盒塞回抽屉里,轻松道:“你再等等,应该很快就有人送水来了的。”

“要渴死了。你这算见死不救你知道吗?”

“不会的。你这么聪明。”纪因没想太多,很自然地说,“而且迟校草这么帅,随便喊一声,也会有很多女孩来给你送水的。”

迟绎听罢,不由弯了弯嘴角,幽幽地望着她,“我帅吗?”

“……”纪因有些燥热,低下头,“只是随便一说,你随便听听就好了。”

某人却不依不饶,“那你告诉我,校草帅不帅啊?”

小编今天点第一校花小说

《第一校花》是一本由剪笛写的校园类型小说,主角是纪因 迟绎,这本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