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与君共许长相依(芮若瑶韩景恒)免费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与君共许长相依(芮若瑶韩景恒)免费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与君共许长相依(芮若瑶韩景恒)免费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5-16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by景秀所著;与君共许长相依免费全文阅读:她,是宰相嫡女。 因为好奇混入青楼之中,不巧碰到了风流浪荡的韩景恒。 作为朝中重臣,韩景恒对芮若瑶一见倾心,直接求娶。 但她喜欢的人却是青梅竹马的裴雨寒。 可因为一场谋杀,两人反目成仇。 他一心复仇,欲置她全家于死地。 芮若瑶不知道韩景恒与裴雨寒谁才是她的良人……

小说简介

主要讲的是:芮若瑶躲闪着韩景恒的打量,心慌地想:难道他认出了自己那日去青楼的样子吗……“陈公子……”果然,韩景恒轻笑,做辑道:“近来可好?”布满了讽刺的口吻,还夹杂着几分难言的喜悦。“韩、韩公子……你认错人了……...

与君共许长相依最近章节阅读

出了素锦坊,欧阳月白笑嘻嘻地与二人离别,留下顾林烟和芮若瑶惊魂未定地站在原地。
“呼……”顾林烟松了一口气,“刚才真的好险啊,还好那个韩景恒正在醉意中,没有起什么疑心,这若是引起什么怀疑,那……可要爆出来两位‘宦官之女’戏游青楼的佳话了……”
“哎……”芮若瑶也是长叹了一口气,“都怪我太紧张,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差点……差点就要给爹爹添麻烦了……”
“没事没事,”顾林烟见芮若瑶有些自责,便抚了抚她的肩膀,安慰道:“没关系,你第一次来,紧张是情有可原的,要怪,可该怪在我身上。”
“嗨呀……”芮若瑶甩甩手臂,她每次一碰到不顺心的事情,就会这样甩手,仿佛甩一甩,就可以把霉运甩开……
“走吧,咱们回去好了……”顾林烟见这里不宜久留,于是赶紧带着芮若瑶离开了。
回家后的芮若瑶总是辗转反侧的,本来是因为裴雨寒的事情而烦心,顾林烟本是带着她去散散心,谁知差点闯了大祸,可是……可是……
那个名叫韩景恒的人,似乎也不是她想像的那么坏?
虽然她知道父亲和裴雨寒哥哥都是正派之党,可是是非黑白,正反中立,说到底也不过只是相对而言,在韩景恒那边,自己的父亲也算是敌对党的啊。
想来芮若瑶从来没有过问过父亲朝野之争所争之事究竟是什么事情,呃……这样想的话,其实是非黑白是说不清楚的?那……芮若瑶想着,要不要向父亲了解一些这个事情?
可是究竟是为什么她忽然想要了解了呢?是因为“坏人”不是那样想象中的“坏人”,那“好人”,究竟是不是想象中的“好人”呢?
等到黄昏降临的时候,火红的晚霞染红的整片天空,那颜色像鲜血一样撒在了整片天空之中。
“父亲……”见父亲已下朝回来,芮若瑶跑到厅堂里,想要了解一些朝政之事。
“哎……气死我了……”芮继峰一边换下官服,一边骂道:“闲的没事干搞什么慈善,真的是,自己的钱还不够花,哪里有什么余银分给那些叫花子?!”
韩夫人一边接过他的官服,一边关切地问:“怎么了?气成这样?”
“哎……别提了……”芮继峰坐下来,抿了一口茶水,“嘭……”的一声将茶水扣在桌子上。
“还不都是那个韩景恒?今天上朝,忽然提出建议朝廷百官都捐钱捐物,资助那些街巷角落的难民乞丐,说这样不仅能拉拢民心,还能缓解灾民问题……”芮继峰说道。
“这不挺好的吗?”芮若瑶坐在一旁插嘴道。
“好个屁!……”芮继峰怒气道:“我自己的银两都不够花!他倒好,享受着皇上赏赐的奇珍异宝,收着个个来路的礼金,自己的俸禄也是不少,爱捐东西让他自己捐去,站着说话不腰疼!”
“噗嗤……”芮若瑶在一旁笑了出来。“爹爹,不是我说你,你呀,就是太吝啬了,咱们家不是也不穷嘛,你的俸禄也不比他少啊,你只是舍不得花而已啦……”
“嗯?”芮继峰见女儿不赞成自己的观点,问道:“怎么?难道你也赞成他的做法?”
“不光是我赞成,我想娘亲也是赞成的,你说是吗娘亲……?”见父亲火气正旺,芮若瑶便拿出韩夫人当自己的挡箭牌,要知道,芮继峰这个人可是出了名的护妻狂魔。
韩夫人温柔地笑着,轻轻帮芮继峰揉着肩膀,用柔和似三月春风的声音说:“老爷啊,我觉得这个想法挺好的……”
“你看,韩景恒捐钱捐物,那老百姓们自然是心怀感激,铭记着他的大恩大德,若是来日你们两党之争需要民众的支持,你说……到时候你们哪一派更得势呀?”
似乎是点醒了芮继峰,他喃喃道:“照你这么说……假如我也拉拢一片民心的话,那到时候我也会更得势的?”
韩夫人笑着点点头。
“父亲……”芮若瑶说道:“你呀,就是太偏见了,因为韩景恒是敌对党,他的全部建议你都觉得是错的,这样实在是太不冷静了,很轻易乱了分寸啊……”
“对……”果然只有韩夫人的一席话,才能点醒固执的芮继峰啊,他搓了搓自己的小胡子,眉头渐渐伸展……
可是不过三秒,他的眉头就又蹙了起来,不满道:“那我得损失多少银两啊!”
作为整个东城出了名的“吝啬鬼”,芮继峰可真的是一分钱都舍不得花。
“父亲,我有个主意,既能笼络民心,又能保护好你的小金库。”芮若瑶灵机一动,顽皮地说道。
“瑶瑶你且说来听听?”芮继峰倒要看看自己古灵精怪的女儿有什么点子。
“我们可以买一些粗粮,让小厨房做成稀食,然后摆在街巷口,给那些饥寒交迫的人免费发放粥食,”芮若瑶说:“我觉得他们需要的并不是金银财宝,他们连最基本的温饱都无法解决,所以最首要的应该是吃食问题。”
“这样咱们不仅可以省下些银两,还可以留下一个乐于助人、广施爱心的好名声。”
“妙啊!”芮继峰惊喜道:“快去吩咐下人,即刻去买米食粗粮,咱们明天就预备好,在街头巷尾安置好地点!可是……问题来了,下人们全部去分粥,那谁来总负责呢?”
“我来就好呀爹爹,”芮若瑶笑道:“瑶瑶闲暇的时候,可以每一个都巡视一遍,就当是散步了。”
“好!”芮继峰喜悦道:“你可真是父亲的小棉袄!”
第二天一大早,芮府上下一片忙碌之象,就连喂马的下属都赶过来搬运米袋和锅盆。
大街小巷早就传开了“芮家要免费分发稀食”的消息,这可吸引了街头巷尾的一群人,他们早早地就在摊位点排好了队,争先恐后地举着手里的碗,想要讨一点吃食。
“来,你的……”清儿站在一口大锅面前,一个接着一个地给难民盛稀食,忙的不亦乐乎。“下一个……一个一个来,不要着急……”
芮若瑶在挨着的几个摊位后监督着这一切,看着那些风尘仆仆的难民,她不禁心生怜悯,有很多难民听说了这个好消息,甚至是从几里地之外的郊区赶来的,只为了一口稀食。
而宦官子弟们衣食无忧整天游山玩水,荒淫无度……这强烈的对比令芮若瑶心口闷得慌,她忽然很感谢韩景恒的这个提议,相比其他只顾自己享乐的宦官来说,韩景恒可真是一位心怀天下的贤士啊。
不知不觉,稀食的分发工作竟是进行到了午后,正午的太阳火辣辣的,把街市烧的像一个蒸笼。
“瑶瑶……?”正在安排增添稀食的芮若瑶忽然被一个声音吸引到。她愣了愣,转过身来,果然不出所料的是那个熟悉的身影……
“雨寒哥哥……”芮若瑶惊喜道:“你怎么来了?”
“我听芮叔叔说你想了这个好办法来替他分忧,便过来看看,”韩景恒柔声道:“怎么忙成这样……?要不你歇一歇,我来……”、
说着,便伸出手来,轻轻地擦了擦芮若瑶额头的汗渍。
芮若瑶有些抗拒地向后退了一步,尴尬道:“没……没事的……这种事情还是我来吧……怎么、怎么好意思麻烦雨寒哥哥……”
出乎意料地见芮若瑶退后了一步,裴雨寒有些错愕,不过究竟是年长两岁的兄长辈,他错愕的神情只留了三秒便无处可寻,反而是换了一副笑脸,柔声道:“好。”
这样的裴雨寒让芮若瑶有些生疏,其实这种生疏的感觉从那天家庭聚会就产生了。裴雨寒的眼里,是深不可测的孤独,她用尽全力地向他靠近,想要触碰那一汪清泉,却无数次的铩羽而归。
是的,芮若瑶无论如何,都无法靠近裴雨寒的内心。
二人青梅竹马的友谊似乎快要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磨灭到无处可寻……
“来,下一个……”清儿仍在忙碌着,一碗又一碗稀食换来的是难民的一个个笑脸,芮若瑶的心底也沉浸在这样的温柔里。
若是你恰巧经过此处,便会看到,一个身着素装却难掩仙姿的女孩子,一勺又一勺地盛着碗里的稀食,温柔地递给风尘仆仆的难民,那笑脸,仿佛可以驱走三九天里凌冽的寒风……
经过一整天的粮食发放,夜幕也渐渐降临了,芮若瑶安排侍人们收拾好摊位,预备明天的发放。
芮继峰一回到家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关切地问女儿是否辛劳。
“没关系的父亲,女儿只是举手之劳,能替父亲分忧,女儿乐此不疲。”芮若瑶笑道。她见父亲的眉眼中,除了关切,还有着隐隐的担忧。
“父亲,怎么了嘛?”芮若瑶问道:“是朝中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哎……”芮继峰叹了一口气,无力地坐下,喃喃道:“今日早朝,皇上不知为何,竟是想要给韩景恒牵红线,问他可有心仪的姑娘,若是有,便可一纸诏书,下令成全一门姻缘。”

与君共许长相依在线阅读

芮若瑶躲闪着韩景恒的打量,心慌地想:难道他认出了自己那日去青楼的样子吗……
“陈公子……”果然,韩景恒轻笑,做辑道:“近来可好?”布满了讽刺的口吻,还夹杂着几分难言的喜悦。
“韩、韩公子……你认错人了……”暗叫糟糕的芮若瑶眼神躲闪,恨不得现在挖个地洞钻进去。
“哦?”似乎是又抓住了什么把柄,韩景恒这次言语间竟是轻笑着的,他再次向芮若瑶迈进一步,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狡黠地问:“若是认错了人……你又是如何知晓……我姓韩?”
“轰……”芮若瑶的心里炸开了锅,完蛋了,这下可好,什么身份都暴露了……
韩景恒用余光扫了一眼围观的人,敏锐地察觉有一群不友好的视线,他忽然抓起芮若瑶的手,向前一拽,下一秒,芮若瑶重心不稳得倒在他的怀里……
只听骏马嘶鸣一声,还没反应过来的芮若瑶下一秒就已经在马上伏着了。
“各将士听令……”韩景恒坐在马上,拥着芮若瑶,用着威不可侵的语气说:“奉我指令,严格把手稀食分发摊位,不许再有奸人混入……”
说罢,便是一扬鞭,飞奔出去。
见自家小姐被掳走,清儿慌成一团,可是见是皇上身边的人,却也不好反抗,只能惴惴不安地继续分发稀食。
虽然之前骑过马,但是像这样被人掳在马上,这还是第一次。
芮若瑶在马上不安分地喊着:“喂!你放我下来!你要做什么!”
“你最好安分点儿,”韩景恒用戏谑的口吻说:“万一一会儿摔下去……我可是不负责姑娘伤病残疾的……”
正说着,马儿已不知飞驰了多久,芮若瑶眼看着踏入了郊区的竹林里,心里越发地不安……
难道韩景恒要把朝廷里的事情报仇在她身上?
“吁……”韩景恒勒了下缰绳,停下了马。
“来,我扶你下来……”芮若瑶有的时候真的怀疑韩景恒是不是人格分裂,前一秒还凌冽似冰的人,下一秒就温柔得快要把人融化掉,她不安地下了马,松开韩景恒温润如玉的手,不知所措地站在一旁……
“你是要,杀了我吗……”
“噗……”没想到芮若瑶冒出这么一句来,韩景恒当场就“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见韩景恒竟然笑了,芮若瑶更是一头雾水了。
“我若是想杀你,刚才何必帮你拦下那群捣乱的人?”韩景恒柔声道。
这却一下子让芮若瑶想起来刚才的那场***……
“对了……敢问公子……刚才那是……怎么一回事?”芮若瑶弱弱地问:“还有……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来?”
“呃……从何说起呢?”韩景恒环顾四面,确认没有别人之后,才温柔地缓缓开口,说:“你可知,现在朝野之上下,都知我是短袖?”
“略有耳闻。”芮若瑶回答。
“那日,在青楼见你,你着男装,可还记得?”韩景恒笑道。
“自然是记得的。”
“说出来,你自然是不会相信的,那日见你,只是四目相会的须臾之间,我竟是感到从未有过的心悸。”韩景恒认真地说:“而那日一别,竟是念念不忘,你的一言一颦都不断回荡在我的脑海里。”
“所以……你以为你喜欢上了男人?”芮若瑶哭笑不得。
“是的。”韩景恒说:“今日是奉皇上的指令,视察芮大人的捐食状况,谁知远远的我就看到了你。”
“你双目无神的样子像是被什么抽空了一样,直到下一秒的***,我才在你的眼睛里捕捉到一点亮色,仿佛初见那日一样。”
“所以你就确定,我就是那天你在青楼见到的‘陈南笙’?”芮若瑶问道。
“嗯。”韩景恒点点头。
“那你又是怎么发现那几个人不是真正的难民的?”芮若瑶迷惑地问。
“因为那几个人实际上在四周徘徊了好久,直到你走神的那段时间才进去,其余的推论,我刚才在现场也说过了,”韩景恒顿了顿:“他们衣冠整整,并且力气不像是饿了很久的人,这些都和难民完全不符。”
芮若瑶连连点头,追问道:“那他们,是受何人指使呢?”
“假如我当时不出现在现场,你说……”韩景恒说:“你们最先会怀疑谁?”
芮若瑶恍然大悟道:“有人想害你!”
“是的,”韩景恒推论道:“这个人想先害芮大人,接着把罪名盖在我身上。”
“这个幕后指使……”芮若瑶冒了冷汗“真是不简单。”
“嗯?”韩景恒见芮若瑶陷入了沉思,蹙眉不语,他便转为了轻佻的语气,问道:“你难道,都不要思考一下我刚才所说的那些暗芽萌动的事情?”
“呃?嗯?”芮若瑶刚刚游走出去的神思忽然被拉了回来。她回想了一下,刚才那是……
“刚才?那是……呃……”芮若瑶愣道。
“刚才……”韩景恒上前几步,正对着芮若瑶的眼睛。
芮若瑶下意识地想要躲开,却不想背后正抵上一根翠竹,无路可退,她屏住呼吸,眨着眼睛,不知所措。
“刚才那是在下的全部心意,”芮若瑶几乎感受到了韩景恒的呼吸,“烟花柳处,初见姑娘,惊鸿一遇,念念不忘。”
“在下韩景恒,敢问姑娘可否钟意……”
突如其来这一切令芮若瑶猝不及防,刚才她全部的注重力都在幕后指使上,完全没有听到韩景恒的深情告白。
“这……”芮若瑶结结巴巴地说:“这……太忽然了……我……我不知道……”
是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是不敢直视他炽热的情感,是无法走出刚才……裴雨寒忽视的落寞……
芮若瑶无法接受这一天来发生的全部事情,竟是,快要哭出来了。
“呃……你、你别哭啊!”见芮若瑶的眼角隐隐泛泪,韩景恒慌乱道:“该流泪的是我好吧!你怎么哭了呢……”
被韩景恒这么一说,芮若瑶更是快要忍不住了。刚刚才被心仪的人忽视,那种看着喜欢的人娶了别人的感觉实在是难以下咽,她的表情蹙成了一团。
“那……那……那……”韩景恒说道:“那你别憋着了……哭出来吧……反正这里除了我就没别人了……”
“呜……”不知道为什么,韩景恒这样一说,仿佛是冲破了芮若瑶心底的最后一道防线,她像泄了气的云彩,顿时泪如雨下。
“呜呜呜呜呜……”韩景恒不知该如何安慰,因为此时此刻的他自己也挺想哭的,这姑娘到底是答应自己了还是没有啊。
他只好本能的抚了抚芮若瑶的头。
“呜呜呜……为什么呀为什么呀……”芮若瑶越哭越凶,她的肩膀瑟瑟抖动,嘴里喃喃:“为什么……为什么……”
“明明我才是和你一起长大的啊……为什么……呜呜呜呜……为什么……那个上官家就那么好吗……呜呜呜呜……”
韩景恒一听,嗯?上官家?
“难不成你说的是上官北?”韩景恒问道。
然而芮若瑶只顾着哭了,那还顾得上思考自己有没有把重要的消息说漏出去,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除了他还能有第二个上官家吗……呜呜呜……”
“那……你这是……青梅竹马另娶他人?……”韩景恒小心翼翼地问,眸子里闪过转瞬即逝的灵光。“难不成……你的青梅竹马……是裴雨寒?!”
“呜呜呜呜……你别再提他的名字了……呜呜呜呜……”
韩景恒轻轻地抚了抚芮若瑶的肩膀,自己却陷入了沉思,裴雨寒一直以来就是自己的劲敌,二人年纪相仿,才学相当,只是,昨天才在朝上提出要娶上官家女儿一事。
虽然韩景恒早就料到了此事必有蹊跷,但是裴雨寒这步棋,真的让他也捉摸不透。
他究竟是为什么要娶一个敌对党派的女儿为妻?
“哎……”韩景恒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无奈道:“原来你是因为喜欢的人不喜欢你才难过地呀。这我可安慰不了你,我喜欢的人心里也有别人,现在她正在为那个人哭呢……”
“呜呜呜……”芮若瑶稍微缓和了些,她结结巴巴地说:“呜呜呜……你……你们男人……你们男人……都是……都是……薄……薄情的……薄情的……家伙……”
“哇,”韩景恒柔声道:“你不可以这么说啊,现在站在你面前安慰你的可也是个大男人啊!”
“呜呜呜……”芮若瑶继续哭着。
韩景恒轻轻拥住了她,索性就任由芮若瑶将眼泪擦在他的身上了。
“我和你讲,这个事情吧,虽然我自己也看不透,但是若是裴雨寒真的喜欢上官婉清,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只能***之美,”韩景恒一边安慰她一边说着。
“上官婉清我是见过的,姿色绝伦,想来裴大人喜欢也实属正常,你就不要在这里难过啦,人家鸳鸯成双对,你痴痴念念不放手,难不成等着去做小妾?”
“那也甘愿……呜呜呜呜……”韩景恒只是随口一说,只是没想到芮若瑶竟然就这样接上了话。

小编点评

与君共许长相依(芮若瑶韩景恒)免费章节免费全文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景秀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