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她又回来了(花酌)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她又回来了(花酌)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她又回来了(花酌)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5-24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主角叫花酌的小说?她又回来了全文阅读是由糖吃多了原创的言情小说,出色段落欣赏:“有娘生没娘养的货色,还敢称自己是仙家后人,就你这德行,可要点脸吧,让人平白笑掉了大牙!就你那发了疯的勾栏院娘,能给你找什么货色的爹,还敢大言不惭说你爹是飞升的仙人,我还玉皇大帝呢!”

小说介绍

花酌在皮开肉绽中醒来。
还没睁开眼睛,被就劈头盖脸甩了一顿鞭子,皮开肉绽得她惊异不已,也真实得让她不得不怀疑,她什么时候干了夺舍勾当,究竟她的肉身早在几百年前的混沌劫中就已经连渣都不剩了。
“有娘生没娘养的货色,还敢称自己是仙家后人,就你这德行,可要点脸吧,让人平白笑掉了大牙!就你那发了疯的勾栏院娘,能给你找什么货色的爹,还敢大言不惭说你爹是飞升的仙人,我还玉皇大帝呢!”

她又回来了章节全文阅读

元说本是端着一副尖酸刻薄的神情,但看花酌在听到他报了家门后,一时之间神色变得几分莫名,他那一脸的尖酸刻薄渐渐变成了黑云密布。
不知想到什么,眼里聚起两簇阴沉,语气骤然不善,发难道:“还傻愣着作甚?不想混了,还不干活去?难不成还想让我搀着你走啊!就你们天察司的脸大!啊,我呸!”
吐沫口水横飞间,还不忘啐了一口,表示他那声“呸”并不是说说而已的。
这脾气这心性,真不知是随了清若元氏哪位?
被这么含沙夹棍,连呸带啐地一通说,花酌丝毫也不见恼怒,只是好脾气地问道:“不知这位仙友,想要我走去哪里?”
元说见花酌神色平静得不似作伪,感觉方才一通拳头就像打在了棉花上,心下更是不愉快了,天察司的人果然都是一副虚伪的嘴脸。
现下又听到花酌那个愚蠢的问题,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白眼翻得极有水平,想来平时没少做了这般动作。
元说心中骂道这人白痴啊,还能走去哪儿,当然是:“查案子去啊!”
不然的话,以为他是下来耍帅的啊。
元说再次翻了个白眼,要不是因为还需要这人提供给他与这件凶案有关的信息,他早就捋袖子揍人了。管她是男是女,他都丁丁点点不会含糊了去,反正天察司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揍就揍了,谁能拿他怎般,只能说他们活该。
虽是这般想,到底没动了手去,究竟他还要端着形象。
元说拳头抵唇清咳了一声,进入正题,甩了甩衣袖,负手而立,睨了花酌一眼,端起一副装腔作样的架势,道:“还不过来,慢吞吞的要你们何用。你来给我仔细说说此地案情的经过,一个字儿也不能少,否则信不信我抽你。”
花酌看他这般表情,心下好笑,这孩子就差把“我心虚”三个字写在脸上了,他照照镜子就知道他表情有多不自然了。
她隐隐有了几分猜测,并不拆穿,只是反问道:“这位仙友,在你下界之前,天察司不是已经把案卷细则交给你了么,你还想听什么?”
元说没想到花酌这般一说,似乎被噎了一下,动作间更是有了几分不自然,眼中闪过几分心虚,只示簿波心虚滑得很快,很开就没了踪影。
他轻咳了一声,挺胸抬头,气势十足道:“你管我想听什么,要你说你就说是了,哪那么多问题,婆婆妈妈跟着谁学得,矫情。我就想听你给我说,怎么了,有问题?”
敢说有问题,当场就捋起袖子揍人,妈的,就你脸大啊,我还帅呢。
花酌当下也就确定了心中猜想。这少年,身份是真,查案也是真,不真的是,那天界并未派他下来处理安乐城这件事情。
不知眼下这少年,此举意欲为何?
花酌面色上不显山不露水,依旧是温温浅浅的模样,并不打算点破这少年的个中隐情,倒是很配合道:“自然是没有问题,您想听我说,我便说与你听。”
元说负在背后的左手,捏了捏右胳膊的胳膊肘,,刚才摔的那一下还真疼。
花酌眸光瞥到少年龇牙咧嘴的表情,心下莞尔。当下也并不对元说隐瞒她的发现,细细道来了魑魅罪咒这件事情的经过。
只是在她说到魑魅罪咒和伏光石时,那少年的身体却是瞬间紧绷了起来,那是一种敌对仇恨又激动的情绪。
在听到那几个字时,他瞳孔忍不住骤然一缩,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这并非一般的不可置信,其中包涵了一种等了许久终于被他抓到的咬牙切齿。以至于,垂在两侧的双手不可控制地颤抖了起来,手指无意识间攥起了拳头,脸上多了几分凶煞狠厉。
这般杀气,花酌还不至于放在眼中。她不动声色移开视线,看来是与魑魅罪咒或者伏光石有关了。

她又回来了最近章节在线阅读

花酌道:“两百年前……”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元说语气不善地冷然打断,道:“别给我提两百年前。你们等着,我定然会揪出那真正的凶手!”
虽然只是三言两语,元说倒也算是透露了不少要害信息。大概也能让花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这少年方才没有听懂啊,或者说他的思维还停留了在两百年前。
花酌解释道:“这次作乱的是逃出伏光石封印的魑魅罪咒,并不是有人操控了封印有魑魅罪咒的伏光石兴风作浪,凶手就是魑魅罪咒。”
元说闻言脸色顿时又是一变,手指恨不得戳到花酌脑门里面去,厉声道:“你说什么?胡说八道!撒谎!魑魅罪咒五百多年前就被花酌封印在了伏光石中,那封印无人能解!你们还想包庇那背后凶手!要找理由就找个像样点的!你说那背后的凶手到底是谁?”
听到她的名字,花酌无奈,这五百多年过去了,怎么还有人对她有股迷之般的信任。
花酌缓声道:“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巟水为巟,水乃死水,万物不生万物不浮,即便这般,那伏光石不是也摆脱了巟水重现世间了吗?伏光石的封印又怎么就不能解开了?”
元说闻言更加愤怒,甚至还有几分希奇地看向花酌,不可思议道:“这怎么能一样?你们少偷换概念是非颠倒!伏光石怎么就变成摆脱巟水重现世间了?明明是那巟水经不住自然变迁,沧海变桑田,才让那伏光石又有机会重现在了这世间,你又想糊弄我……”
花酌闻此言,一时被惊得定在了原地,飞快运转的脑中被什么东西狠狠击中了一下,瞬间卡了壳,只是反复重复着“自然变迁沧海桑田”“自然变迁沧海桑田”八个字。
关于巟水,她想过几种可能,唯独没有想到过这个,竟然是“自然变迁沧海桑田”?!
开什么玩笑?巟水存在了上万年,也没有沉没在自然变迁沧海桑田之下,这区区五百多年,说自然变迁就自然变迁,说沧海变桑田就沧海变桑田,说消失就消失了?!
花酌也忍不住骂了一句,放他沧海桑田的屁!
若说巟水的消失只是单纯的自然变迁,花酌是决计不会相信的,这中间绝对不会这么简单了去!
元说看她一副被雷劈的模样,狠狠皱了下眉,道:“喂,你怎么了?别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自然变迁沧海桑田’八个字不还是你们天察司……”
说到这里,元说声音戛然而止,忽然反应过来了什么。
自天察司发生被盗事件后,便加强了各方面的安全保密措施,分布在各界负责收集信息的谍灵小史也都做了身份保密,除了天察司外,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
他方才摔到了脑袋……啊呸,是一时没有想到这层,又担心他这个假天差的身份暴露了去,采取了先发制人,这人倒是好样的,竟然敢沿着他这假杆子嘿呦嘿呦就爬了上去……
他就说了,怎么有些希奇,总感觉有些地方不太对劲,敢情这是个冒牌货。这个时候,他显然已经忘了自己也相当于是个冒牌货。
元说反应过来后,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难看,表情阴沉沉地,盯着花酌,道:“不对,你不是天察司的谍灵小使,你是谁?!有何目的?”
他就纳闷,天察司的谍灵小使什么时候这般能耐了去,竟然还能查到魑魅罪咒破坏了伏光石封印一事。若是天界知道这般事情了去,怎么可能会没有一点儿消息传出来……
想到这里,元说几乎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天界都还不清楚的事情,她怎么会知道得这般清楚?这不正常!
他心下有了预防,默默召唤出了他的剑藏在乾坤袖中,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花酌,重复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有何目的?”
花酌看他如临大敌般的模样,有些无奈,抬眸看向元说,语气诚恳道:“不过是和你一样,想要弄清楚这背后之事的人罢了。”
但显然元说并没有感觉到她的诚恳,闻言却是更加警惕了,那模样就差挥着一把剑冲上去,将她砍了去了。
他道:“什么叫和我一样?你为什么要弄清楚这背后之事?这事与你有什么关系?”
花酌心想,这关系大了去了。
她道:“自然是还事情一个真相。”
有些事情之所以坚持,不就是因为对真相的执着,让蒙尘在旧日血渍中的冤屈得以干净,给自己给他人一个公正吗?
这句话后,元说表情有所松动,大抵是踩到了他某个点,让他有了些许松动。
花酌这般言罢,便不再理会元说,抬眸看了一眼天色,又继续低头翻山倒丘般去那找伏光石。她需赶在天黑前,找到那伏光石,否则,到了夜间,魑魅罪咒依然会继续作乱,她不一定能阻止得了。
元说脸上表情变幻几番,都不是什么好情绪,但显然敌对情绪没有那么强烈了,阴冷静一张堪称五颜六色的脸,问道:“你和两百年前的魑魅屠城有什么干系?”
魑魅屠城?这就是两百年与伏光石有关的那件事情了么?
花酌一边找伏光石一边道:“没有什么关系,两百年前,我在哪儿都还不知道。不过,魑魅屠城是怎么回事?”
元说双臂环胸,站在一旁冷哼了一声,道:“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花酌算是知道了,眼前的这位其实就是一个一言不合就抽搐的公主病少年。
她心平气和道:“不凭什么。魑魅屠城,顾名思义,想想也能猜上几分。两百年前,有人操控了封印有魑魅罪咒的伏光石,用魑魅咒术兴风作乱,把一座城迅速变成了死城。事后,真正的凶手不知所踪,却背锅给了另外一个人,这个人与你有着莫大的干系。而你,直到现在也不知道那背后凶手的真实身份。我说得几分对?”
元说越听神色越难看,几乎要提剑而起,怒道:“你究竟是谁?”

小编推荐理由

她又回来了(花酌)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本书友评价很高的网络小说,不小白不套路,值得熬夜品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