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隔壁的偏执狂(谢瑶乔子笙)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在线阅读
隔壁的偏执狂(谢瑶乔子笙)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在线阅读

隔壁的偏执狂(谢瑶乔子笙)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4-10

小说内容介绍

甜软小幼师vs病态偏执法医,隔壁的偏执狂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一篇悬疑言情小甜文,乔子笙说的还真没错,人家是有男朋友的人,根本不用她担心,反倒是她自己这个单身狗比较可怜。谢瑶也不是胆子极大的人,特殊是晚上,心里多少会有恐慌感,所以她决定服从乔子笙的意见,回家去住。

小说摘要

外界都传,乔子笙这人性格冷僻,薄情寡义。
就连谢瑶都觉得他不像其他男生那样幽默风趣,体贴入微。
结婚后,只要一有案子,他的电话就一连几天无人接听。
弄得谢瑶都有了离婚的想法。
直到有次她被人绑架,只因歹徒太紧张,割破了她的脖子。
一向性情冷淡的乔子笙竟然失去了理智,拿起匕首连捅了歹徒数刀,双眸如同千年冰窖,冰冷阴狠:“我要了你的命。”
事后,警察局局长对他怒吼道:“你知道当时有多危险吗?”
乔子笙吸了口烟,声音清冷:“不知道,我只知道谁伤她就是要我的命。”

隔壁的偏执狂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第9章 宣誓主权

凶手抓到了,并且对此供认不讳,匿名包裹案也算是告一段落。
可谢瑶的心情并没有变好,反而更加烦躁。
她的学生刘佳豪已经两天没有消息了。
他的家人天天都在外面寻找,为此他的妈妈还辞去了工作。
晚上,谢瑶吃过饭坐在书桌前拿起笔在纸上写写画画。
手不听使唤的就画出了一个Q版的小男孩,有点婴儿肥的小脸蛋,两只眼睛大大的,眸子里仿佛有小星星般闪闪发亮,是刘佳豪。
那个腼腆内向但特殊懂事的小男孩。
谢瑶正盯着画发怔,她放置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乔子笙打来的电话。
她将电话接起,不等她开口,对方先开了口:“瑶瑶。”
她的名字从他口中吐出,隔着话筒***着谢瑶的耳膜,他的声音低沉沙哑说不出的魅惑,如同一杯醇香的咖啡,回味无穷。
谢瑶浑身如同被过电般酥麻,她轻咳一声,回过神问他:“嗯?”
“明天有时间吗?”
谢瑶点头:“有,怎么了?”
“明天我陪你看刘佳豪吧。”
谢瑶“腾”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语气激动:“刘佳豪找到了!”
男人甩了甩昏沉的脑袋,闷嗯了一声。
“那我们现在就去,不要等明天了。”
“太晚了。”乔子笙提醒她。
谢瑶一看时间,已经十点了,确实有点晚,说不定刘佳豪一家已经睡下了,究竟这些天他肯定吓得不轻。
谢瑶惋惜道:“那好吧,看来只能明天中午了。”
乔子笙又嗯了一声。
其实他根本不关心那个叫什么刘佳豪会怎样,他只不过想找个借口和瑶瑶多相处一会。
匿名包裹案已经结了,他们明晚就要回常州省了。
今晚他们办了庆功宴,乔子笙喝了不少酒,脑中疯狂的叫嚣着想她,想看见她,现在、马上、马上,他一秒钟都不想等。
谢瑶见那边没了声音,试探着问道:“笙哥,你是不是喝酒了?”
乔子笙从电梯里迈步走出来,倚在了谢瑶家门口:“我在你家门外。”
谢瑶转头朝门口看了一眼,将电话挂断,迈步从卧室里走出来,她刚将房门打开,还没看清楚乔子笙人在哪,手腕就被一只大手握住,一股谢瑶无法反抗的力量将她朝外面牵扯。
谢瑶整个人装进一个暖和强硬的怀抱,鼻尖传来一股淡淡的清香,是他身上洗衣液的味道,其中还夹着烟味,不过不算难闻。
“瑶瑶。”头顶传来乔子笙低沉蛊惑的呢喃。
谢瑶纤细的腰肢被男人箍住,男人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笙哥,你喝醉了。”谢瑶双手撑在他的胸膛上,努力的想要从他怀里摆脱。
乔子笙闻着鼻尖她身上的清香,顺着她的话点头:“嗯,我确实醉了。”不然怎么敢这么抱你。
谢瑶继续推他:“你先松开我,你快说说刘佳豪是怎么回事?”
乔子笙抱着她没动:“我头晕,脚软。”
谢瑶听出了他是故意耍无赖,无奈的长叹一口气,见他只是单纯的抱着自己并没有不规矩,谢瑶也就任由他抱着了,和醉酒的人讲不通道理,看他醉酒的样子今天是问不出刘佳豪的事情了。
谢瑶很少来乔子笙家里,乔叔叔之前在青阳市做刑警,整日加班大多时候都住在局里,就算回家也都是深夜,现在直接调去了其他市里更不能回来住了。
乔子笙一直呆在常州,一年不回来几次,这房子也就空了下来。
他家的装修是简约欧美冷色调,倒是和乔子笙的气质很相配。
谢瑶将乔子笙扶到了沙发上坐下,刚想起身给他倒杯水,手腕就再次被他拉住:“瑶瑶,你别走。”
谢瑶无奈:“我不是要走,我去给你倒杯水。”
乔子笙握着她的手腕摇头:“我不喝水。”
这是谢瑶第一次见乔子笙喝醉的模样,没想到这么小孩子性子,完全没有了平日里拒人千里之外的气质,反而有点可爱粘人。
谢瑶将房间打量一遍,完全看不出这里已经住了人。
客厅里电视与电视柜上的遮尘布还好好的盖着,茶几上只有一个装满烟头的烟灰缸。
饭桌上也是空无一物,厨房的门紧闭着,估计乔子笙回来这几天都没打开过。
谁能想到在外面被人崇拜夸赞的高智商天才,家里是这么清冷,完全没有一丝人情味。
谢瑶转头看着倚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依旧攥着她手腕没有松开的男人,心里莫名的心疼他。
或许他的内心并不想外表这么冰冷。
次日清晨,乔子笙因为宿醉额角抽痛,他撑着身子从床上坐起来。
环顾四面,环境非常熟悉,他的卧室。
乔子笙回想起昨晚自己做的疯狂事情,蹙起了眉头。
但一想到他抱了瑶瑶那么久,嘴角又不自主的***。
她的身子可真软,身上很香。
很快,理智回归他的大脑,他瞬间收起了笑脸,转头看向自己的床头柜。
上面摆着一个相框,里面的女孩一身浅蓝色长裙站在海边,海风吹起她的衣裙,女孩双手伸展面上挂着喜悦的笑脸,宛如海边的仙子。
他整个人一僵,双手握紧了被子。
瑶瑶看到了。
这句话在他脑海里如同烟花般直接炸开。
谢瑶将乔子笙送回房间,她就失眠了。
看到他床头柜上自己的照片,心里不断问自己:笙哥是不是喜欢我呀?
谢瑶知道了这个事情并没有觉得特殊惊喜或者惊恐,只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一夜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直到天亮。
她洗漱时看着自己眼底的青色,露出一抹苦笑。
谢瑶给自己画了个精致的妆容,以免被人看出她一夜未睡苍白的脸以及黑眼圈。
昨晚乔子笙说找到刘佳豪了,可具体什么情况却没说。
谢瑶正犹豫着要不要去问问他,可又怕两人见面尴尬。
她在门口犹豫片刻,最后一咬牙将房门打开,心里告诉自己人比面子重要。
结果一出门就看到了倚在她家门口的乔子笙。
谢瑶惊奇:“笙···笙哥,你怎么在这?”
乔子笙神情淡定,声音舒缓清冷:“等你。
谢瑶原本还砰砰乱跳的心脏被他的情绪所感染,也慢慢平缓了下去。
而她不知道的是,乔子笙的手在口袋里紧握成拳,努力压制着他内心的慌张。
两个人谁都没主动提起昨晚的事情,对此事表现的十分默契
乔子笙转身迈步朝电梯走去,谢瑶紧跟在他身后。
电梯门关闭,狭小的空间将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十分尴尬。
谢瑶轻咳一声,主动挑起话题:“刘佳豪什么时候被找到的?”
“昨天。”乔子笙简单回答。
“那是谁绑架了他?还是其他什么情况?”谢瑶的心思被吸引到了案子上。
乔子笙继续回答:“刘佳豪父亲上司的家属。”
额···好复杂的关系。
她偷偷掰手指头,心里默念刘佳豪的父亲的上司的家属。
站在旁边的乔子笙瞄到了她的小动作,不由轻笑出声,开口给谢瑶解释。
根据昨天中午刘佳豪的父亲的交代,目前他在一家葡萄酒厂工作,前段时间他发现一个业务经理私下偷吃回扣,还与别人串通将坏的葡萄参在热读葡萄中,送入酿酒厂内。
他看不过去便给他们大老板发了匿名软件举报这件事,很快公司就将那个业务经理告上了法庭,那业务经理被判了十年的牢狱。
之后这事就没了动静,他也只是听说那个业务经理的家属找去了他们酿酒厂的老板。
可那家属也不知道从哪里就打听到是刘佳豪父亲举报的,就将他的孩子绑架了,想以此要挟。
只不过他们没想到会与匿名包裹案撞在了一起,乔子笙以及高晨几人就顺手将这件绑架案解决了。
谢瑶听完,眉头紧蹙,担心的问:“那家人以后还会报复刘佳豪一家吗?”
乔子笙肯定的回答:“会。”
“那可怎么办?”
男人坐在主驾驶座上侧头看她,看她因为着急,小脚不由自主的跺了两下。
心里腹诽明明很平常的动作,为什么瑶瑶做出来这么可爱好看。
谢瑶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只见他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迷惑的叫道:“笙哥?”
乔子笙回过神:“嗯?”
“你在想什么?”
想亲你,这是乔子笙此时最真实的想法。
“没什么。”他将目光收回,启动了车子,出声提醒她:“系上安全带。”
谢瑶这才反应过来,乖乖的哦了一声,认真的将安全带系上。
车子使出小区,速度加快。
谢瑶脑子里还在想着那个业务经理的家属假如继续报复刘佳豪一家可怎么办,这次没有出事算是走运,那下次呢?”
乔子笙余光瞥见她神情越发眼神,眉头微蹙,粉嫩的小嘴也紧抿着。
他抓方向盘的手收紧,喉结上下涌动,这样的瑶瑶也好看。
很快,两人就到了刘佳豪家里。
不过让两人没有想到的是她家今天来了不少人,都是和刘佳豪父母一般大的年纪,听闻刘佳豪找到了前来祝贺。
谢瑶和乔子笙两个年轻人提着礼物走进来瞬间吸引了大部分人的视线。
原本因为伤心两天暴瘦五斤的刘佳豪妈妈此时脸上也有了笑脸,拉着谢瑶走***跟其他内容介绍,说是刘佳豪在幼儿园的老师,最后她还特意添了句:谢老师目前还单身。
其中几个女人听到这话眸子瞬间亮了,眼睛不断的在谢瑶身上打量,看的谢瑶很是尴尬。
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站在一边的乔子笙如同炸了毛的狮子,冷静脸走上前将谢瑶从刘佳豪妈妈手中夺了过来,挡在了身后,无声的宣誓自己的主权。

隔壁的偏执狂完整完整章节全集免费阅读

第10章 乔子笙的偏执

他这忽然的动作和阴沉的表情让众人一愣。
刘佳豪妈妈赶紧打圆场,内容介绍道:“这位是省公安厅调下来办案的乔法医。”
众人一听,眼睛瞬间又亮了。
省公安厅工作,还是法医,青年才俊呐。
其中一个中年女人站起身殷勤的问道:“乔法医多大了?”
问题问出,却没有人回答,空气中出现了十几秒的寂静。
谢瑶见他不说话,伸出手戳了戳他的脊背,示意他说话。
可男人像是感觉不到一般,依旧不出声。
反倒是身子僵***不少,谢瑶戳着他强硬的后背,手指都戳痛了。
这时一个门上贴着小猪的房门打开,从里面露出一个小脑袋,一声稚嫩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寂静的尴尬。
“谢老师。”
谢瑶闻声回头,就看到刘佳豪的小脸泛着苍白,对她笑着招手。
谢瑶迈步走了过去,蹲在他面前,温柔的摸着他的小脑袋,问道:“豪豪还好吗?”
刘佳豪露出一个让人安心的笑,没有说话。
他将房门打开,牵着谢瑶的手走了***。
两人坐在了小板凳上,谢瑶问他:“你有没有受伤?”
刘佳豪摇头,声音奶奶的说道:“前两天被那些坏人绑的浑身都很痛,我都以为自己要死了。”
“哪里痛?”谢瑶掀起他的睡衣,看到两个手腕上都有一道淤青。
刘佳豪抽回手安慰她:“谢老师,我没事,妈妈说过男子汉不怕痛,我要坚强!”
说着还握紧拳头做了个鼓气的动作。
他越懂事,谢瑶越心疼,摸着他的小脸夸他很棒。
为了不让孩子再回想起不好的回忆,谢瑶没有问他被绑架的经过。
两人聊了一些其他的事情,谢瑶便牵着他走了出去。
客厅里,弥漫着一股尴尬静谧的气息。
谢瑶看向站在一旁的乔子笙,用眼神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乔子笙也不说话,抿着唇一脸的不喜悦。
看到这情形,谢瑶也不好再待下去,和刘佳豪父母以及其他人打了招呼便拉着乔子笙走了出去。
电梯里,谢瑶抬头看着他问道:“你们刚才那是怎么了?”
乔子笙依旧不说话。
谢瑶迷惑的看着他:“笙哥,你怎么不说话?”
“昨晚是你送我回的房间,对吗?”乔子笙不答反问。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谢瑶一怔,耳尖瞬间红了。
乔子笙继续道:“照片你也看到了,对吗?”
谢瑶将目光转向一旁,不敢与他继续对视,鼻腔闷闷的发出一声:“嗯。”
“我不想你喜欢别的男人,更不答应那些肮脏的男人接近你。”乔子笙这话说的很霸道,也确实是他的心声。
面对他突如其来的表白,谢瑶整个人慌得都不知道怎么说话。
“我···我没想过我们之间会怎么样,我一直把你当成哥哥。”这是谢瑶此时最真实的想法。
乔子笙眸子微暗,他将感情一直闷在心底,就怕说出口得到这么一个结果。
呵,哥哥,他可是一点都不想只做她的哥哥。
不过面上他的神情并没有太大变化,修长的大手压在了她的头上,揉了揉她毛茸茸的脑袋。
她的头发如同她的性格一般,柔软可爱。
“你不用有太大的压力,我原本没想让你知道。”
谢瑶不解的抬头,正好撞进了他带有笑意的眸子中。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但喜欢你是我一个人的决定,你喜不喜欢我都没关系。”
因为我会让你慢慢接受并且爱上我。
谢瑶将眸子移开,抿着唇不知道如何接话。
出了电梯,两人一路无话,乔子笙说请她吃顿午饭,谢瑶直接拒绝了。
现在她已经无法心安理得的把他当成自己的邻家哥哥吃饭了。
回到家里,谢瑶坐在书桌前,双手托腮发呆,余光瞥见桌子上的小夜灯。
这是六年前谢瑶写题写哭了,乔子笙送给她的礼物。
小夜灯是***胶支撑的,可以随便拍打揉捏。
她还记得乔子笙说的话:“这个送你,心情不好了就揉捏它,发泄一下情绪。”
为此,乔子笙还给她补了一天的课,那些对她来说难哭的题,在他手里却显得那么简单。
谢瑶此时心情就很郁闷,她伸手抓住小夜灯的一只猪耳朵,提到自己面前,胡乱的揉捏。
不管她怎么弄它,它都会恢复原状,对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谢瑶的心情竟然莫名被治愈了。
下午,高晨来乔子笙家里预备和他一起登机。
结果一进他家就惊呆了。
茶几上的烟灰缸里的烟头多都快冒出来了,整个客厅云雾缭绕,呛得人睁不开眼睛。
乔子笙坐在沙发上,手里一支烟还在燃着。
高晨上前将他手中的烟夺过来,熄灭丢进了垃圾桶,去阳台的玻璃门拉开通风。
“乔子笙,你是疯了吗?”
“抽烟也会抽死人的。”
乔子笙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没有接话。
高晨拉过来一张椅子,坐在了他对面,好奇的将他打量一遍。
“你这是怎么了?”
高晨与乔子笙一起工作也有四五年了,第一次见他这么颓废。
在省公安局里,乔子笙一直是个很孤僻的人,除了工作谁都不会多理两句。
而且是个有很严重洁癖的人,若是谁不小心碰了他的手,他恨不得能把自己的手洗掉一层皮。
局里的人私下都说他心理有病,性格怪癖,性情冷淡。
对此,高晨表示很赞同,但他也佩服乔子笙的破案能力,所以平时总喜欢和他走的近点。
如今看乔子笙这样,他倒是好奇起来,到底是哪路神仙降住了乔子笙这个妖怪。
“高晨。”乔子笙出声叫他,声音因为长时间没说话以及抽烟变得非常沙哑。
高晨迷惑道:“怎么了?”
“你是怎么求婚的?”
高晨一愣:“求婚?你···你是要对谁求婚吗?”
乔子笙抬起冰寒的眸子看他,高晨瞬间闭了嘴:“我开玩笑的,我和一语也算不上求婚吧,就是谈了三年恋爱,我买了个戒指递到她面前,然后她就开始哭,之后我们就开始商量日子,领了结婚证啊。”
乔子笙扭过头看他,许久吐出三个字:“羡慕你。”
高晨***笑了两声,问他:“你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孩了?”
乔子笙沉默两秒,点头:“嗯。”
这下引起了高晨的八卦心:“什么时候熟悉的?难道是这次命案熟悉的?不会公安局里那个作家吧,我看你们两个说过几次话。”
“子笙,你可别犯傻呀,人家都有男朋友了,你可不能夺人所爱······”
乔子笙被他聒噪的话吵得很烦,打断道:“不是。”
高晨迷惑:“那是谁?我也没见你和谁走的很近呐,欸对了,我那时候忙着查案时听说你对着一个女警发火了,是不是因为你喜欢的女生。”
乔子笙闷嗯了一声,整个人倚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喃喃道:“暗恋了六年。”
听到这话,高晨直接惊呼出声:“六年!”
高晨一直觉得乔子笙是个特殊冷血薄情的人,没想到他竟然还有这么神情的一面。
“暗恋那么久为什么不追?”
以乔子笙的自身条件,不管什么样的女生都会轻松拿下吧。
“我有病,性格太过偏执。”
高晨忍不住调侃:“看来你挺有自知之明的嘛。”
乔子笙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没有理会他的话:“我的控制欲很强,而她很不喜欢被限制自由。”
“一旦她是我的。”乔子笙嘴角抑制不住的笑,看着自己手掌心慢慢合拢,动作轻柔,仿佛此时谢瑶真的在他手掌心一般。
“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不让她和任何男人接触,要时刻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提出各种变态的要求。”
高晨挑眉:“假如真是这样,你会把她逼疯的。”
乔子笙露出一抹苦笑:“不,我怎么舍得强迫她,最终的结果只有把我自己逼疯罢了。”
“索性将自己的感情压制心底,不让她知道,也不给自己希望。”
高晨继续听着,看着乔子笙颓废的看着天花板。
“原本一切都是好的,她不知道我喜欢她,我也能压制住心中的想法。”
“可昨晚一切都变了,她知道了。”
说到这里,乔子笙闭上了眼睛,喃喃道:“我该怎么办?”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客厅里陷入一片安静。
高晨想了许久,开口道:“我不能感同身受你的无助与无奈,但每个人都有去寻求爱情的权利,你···要不要先试着改变你自己。”
乔子笙睁开了眼睛,扭头看向他。
高晨知道他是在等自己继续说下去。
“改变你自己的性格和心态,正常男人看到自己的女人与其他男人说笑,心里都会不***,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但你不能去干涉她的私生活。”
“每个人都要有私人空间。”说完高晨再次强调:“是每个人!”
“所以你要求她时刻出现在你视线内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我害怕。”乔子笙打断他:“我怕一分钟看不到她,她就消失了。”
高晨无奈的笑笑:“兄弟,人又不是空气,怎么可能会消失呢。”
乔子笙抿着唇,没有回答。
他不想告诉高晨,在他12岁时,他出门不到五分钟,回到家里就看到他妈倒在血泊中,她身下很多很多的血,那写鲜红的血液流到了他白色的球鞋上······
两人的话题再次陷入沉默。
高晨皱眉想了想,问:“你···去看过心理医生吗?”
乔子笙听了呲笑出声:“心理医生,我找过十几个心理医生最后的结果是他们被我***催眠了。”
高晨语塞,他一直知道这个男人在医学方面是个天才,但现在他觉得这个人不只是天才,简直是个变态的鬼才。
高晨轻咳一声,继续道:“那你打算怎么办?不能一直这样下去,万一那个女孩与其他人恋爱······”
他的话刚说到这里,就迎上了一道冰寒的目光。
“呃,我是说···女孩的青春是有限的,人家不可能一直等着你,更何况对方对你不一定有感觉。”
乔子笙长叹一口气:“我也不知道。”
他声音里的无助让人听着心疼。
高晨咬着唇沉思了一会,试探着问道:“你觉得你暗恋的那个女孩有没有可能改变你扭曲的心理。”
乔子笙看着他:“什么意思?”
“在两个人相处中会学会相互迁,你这么喜欢她肯定是会付出更多的一方,在与她相处期间,她不喜欢的事情你选择不去做,这样在潜移默化间就能改变你的性格以及心理。”
高晨又忍不住补充道:“你认为的性格偏激只是你自己认为的罢了,你又没谈过恋爱,怎么就知道自己一定会伤到对方,难道说是你自己怕受伤?。”
听到这话,乔子笙瞬间坐直了身体。
“不,我不怕伤自己。”乔子笙的脑海里出现她开朗的笑脸,嘴角也不由跟着***:“只要她好,我就好。

小编今天推荐

小说《隔壁的偏执狂》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隔壁的偏执狂(谢瑶乔子笙)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在线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好书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