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心尖宠爱(乔婳容历)出色章节全本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心尖宠爱(乔婳容历)出色章节全本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心尖宠爱(乔婳容历)出色章节全本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1-12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心尖宠爱免费阅读共享,一本主角叫乔婳容历的娱乐圈小甜文,助理走进来,身后跟着一个年轻穿着浅灰色衬衣的男子,穿着银灰色衬衣的男子走到沙发上坐下,“月中江哥回来,一起去异度开个包厢聚聚。” 容历抬起头,“嗯”了一声。 助理站在一边递上文件,正在汇报着下周的行程。 容历捏着钢笔,在文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手机响了起来,助理马上噤了声退到一侧。 容历看着手机屏幕,眼神温柔起来,站起身握着手机走到落地窗边,看着落地窗下,黄昏里,车流不息的街道。心尖宠爱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追书就到本站搜索心尖宠爱(乔婳容历)出色章节全本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吧。

心尖宠爱小说摘要

乔婳是常年混迹剧组的龙套十八线替身。
某天,她跟剧组里面另一个小替身同蹲在墙角吃盒饭。
小替身看着财经杂志双眼花痴,“荔城最英俊多金,身价百亿海外归来的神秘投资人。”
乔婳凑过去看了一眼,她怎么觉得..
这个男人轮廓像是她结婚证上的那位..
她闪了个婚,对方是个..普通人..
慢慢的乔婳发现,剧组里面打她的女一号被解约了。
欺负她的都被‘辞职’了,导演对她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闪婚老公送给她的锆石鸽子蛋被人说成是上亿的高定钻戒。
她回到家,“老公,今天在剧组好希奇啊。”
某大佬围着围裙,“有什么希奇的,太太,我们今天一起来练习一下如何接吻。”

心尖宠爱免费全文阅读

“卡——”
拍摄现场。
导演点头,刚刚跟苏皇后的对手戏,乔婳作为一个新人演员跟资历深的老前辈对戏可圈可点。
“好,接下来预备下一场!”
璟帝发现当年秦清鹤才是献舞的人,醉酒后情绪暴露,这是乔婳跟男主贺润罕见的对手戏,之前都是作为替身,跟贺润也有过几次拍戏的过程,贺润这个人近几年新起来的流量小生,口碑好演技好长相优越,一众女粉丝,热度很高,之前爆出来跟明榕演男女主的时候,粉丝还组起来CP。
上来就是吻戏,两人都有些尴尬。
乔婳好几次都恍神,她真的拍不了吻戏,心里接受不了,贺润一靠近她,乔婳呼吸就窒住了。
连着NG了好几次。
导演愤怒的挥手,“表情,表情!!你是个木头吗?秦清鹤虽然不争不抢但是她暗恋璟帝。”
调整情绪的空档,化妆师跟助理走过来给贺润补妆,贺润坐在一边微微皱眉,看着不远处低头垂眸的女人,一身素色裙裳,气质温柔淡雅,这个女人之前是明榕的替身,他有点印象。
开拍的时候。
贺润抬了抬眼皮出声,“既然争取了这个角色,就要努力演好,我都不嫌弃亲一个替身,你躲什么?想要在圈里混,这一点都做不到吗?”
那语调,虽然微微上扬,没有什么语调,但是并没有嘲讽之意。
乔婳攥了攥手指,对贺润说的话没有反驳,她虽然并不讨厌贺润,但是却不喜欢生疏人接触自己,她忽然想起昨天晚上,容历帮自己对戏的样子。
脸颊开始红了起来。
她扬起头,黑色的长发只是绾了一枚银钗,亮着冷色的光线,衬的一身清冷如霜,看着贺润,努力把他当做容历,似乎因为这个心理暗示,她情绪得以控制。
贺润念完了台词,低头慢慢的靠近了她,他看着乔婳的眼睛,深邃,冷清,纯粹而精致,像是暗夜里的星空,她的身上有种淡淡的清香,不是那种香水的味道,像是自然的花香,只有半秒钟的怔楞,他恢复了情绪靠近了她,两人的唇瓣只有几厘米的时候。
乔婳侧脸侧头,伴随着导演愤怒的声音,“卡——乔婳,你到底会不会演戏啊!”
乔婳说了一声,“对不起。”
她做不到,亲吻一个生疏的男子。
做不到接受吻戏。
贺润的脸色微微的变,他好歹也是一个当红流量小生,平时被一群粉丝包围着,靠脸吃饭,脸色有些僵硬,但是良好的脾气修养并无发作。
导演将手中的剧本摔在了地上,气的骂了乔婳几句,乔婳没有吱声,一个年轻的男子走了过来,对着导演耳边说了几句话,导演的脸色好了一点。
看向乔婳的目光也微微的变化。
这一场戏,用的借位。
乔婳也松了一口气。
-
下午的戏份正在紧张拍摄中,休息的时候嘉嘉给她打了电话说她妈给她内容介绍了个对象,问乔婳要不要去。
乔嘉虽然姓乔,但是跟乔婳没有血缘关系。
两人从高二分班后就是同桌,一直到高三,大学的时候也在一个学校,大三的时候作为交换生乔嘉出国,现在乔嘉在英国,还没回来。
乔妈妈致力于给乔婳内容介绍对象。
包括之前的那些相亲对象。
乔嘉在那端说,“我妈说了,是个海龟,见过照片,人长得很帅气30岁事业有成。”
“阿姨之前不是给我内容介绍过了吗?”乔婳在一边补妆,化妆师拿着化妆刷扫着她的脸颊,她微微的闭了闭眼睛。
她跟容历闪婚的事情太过□□速,她没有告诉其他的人。
乔嘉说道,“我妈上次给你内容介绍的那个杨旭,我跟你现在相亲啊,总是挑着自己的优点来说,当时也是一个阿姨把杨旭内容介绍给我妈的,谁知道杨旭是要找***的,你知道吗,杨旭前段时间在你后面又相亲了,正好呢,是我妈一个小区的,啧啧,听说上来就要求女方三年抱俩,被女方泼了一脸水。还当老师的呢,思想这么迂腐。”
“我结婚了。”她说。
那端乔嘉停住了。
半晌才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乔婳微笑的重复,“我结婚了。”她补充了一句,“对方人挺好的。”
“这么大的事情你不跟我说一声??”乔嘉要不是在上课,直接就能跳起来,她压低了嗓音,“你知道对方家境吗?说结婚就结婚了,也不相互了解一下。”
乔婳淡淡的垂眸,柔静的脸上带着笑意,“彼此觉得合适就结婚了,你也知道我的情况,也就是找个人一起生活。”
她眼底有些暗淡,唇角轻轻的弯起来,“好了,不说了,我挺好的。”
“不是,对方什么人啊,年龄,职业,家境,你给我说清楚,怎么能说闪婚就闪婚了。”乔嘉知道乔婳,以前的时候,乔家家境虽然不算多么雄厚,但是也是一个富裕人家,大小姐乔婳从来不会为了金钱而忧愁什么,后来,乔夫人出了车祸,再加上当时华荣珠宝被同行趁机打压破产了。
或许是因为生活坎坷,乔婳想要稳定下来,不需要有感情,彼此照顾彼此相互取暖就好。
这才会去相亲。
也是一个寄托吧,希望一起都可以好起来,希望苏澜能够清醒。
“他今年,26岁,家里只有一个奶奶,是做房产销售的。”
听起来很普通。
乔嘉点了点头,“其实吧,婳婳,你不觉得,这样太随意了吗?万一你们两个以后因为某些问题出现了分歧,你怎么着也要跟他了解一段时间,觉得合适再结婚。”
乔婳走出了化妆间,想要离开,就看着面前涌入了几个人,先是两个助理走在前面,明榕带着墨镜走在后面,助理搬过来椅子让她坐下休息。
明榕抬手摸了下脸颊,指使着助理去买奶茶。
谭梨梨今天的拍摄刚好结束,冷哼了一声走过来,不屑的往前走。
明榕勾了勾唇,“真扫兴。”
谭梨梨踩着高跟鞋往前走,脚步一停,她虽然长相甜美走的清纯人设,但是脾气也是火爆,直接把矛头对准了明榕,两个人在片场吵得不可开胶。
惹得导演都走过来,这才缓和了一下。
谭梨梨一直记恨于明榕抢了她的角色,见不得明榕耍大牌的样子,整天不来拍戏,用的都是替身,站着替身躺着也是替身,只要是不露脸的都用了替身,自己在巴巴的来这里拍几个正脸挂着女一号的名字。
这个角色差一点就是自己的了,却被跟自己同样名气的明榕压在头顶上。
让她怎么能甘心。

下午的时候是唐汐绾跟秦清鹤的对手戏,乔婳预备就绪,对于两个角色的台词她早已经熟悉。
她坐在一边继续浏览着剧本。
就听到一声尖锐的声音,“凭什么!不就是一个小替身吗?”
那是明榕的嗓音。
明榕长得***,走的是***挂人设,此刻扭曲着一张脸,她直接扔掉了手中的剧本,“编剧呢?编剧呢,谁答应你更改剧本的?”
明榕这本跟组的编剧也赶过来,“明榕姐,是..是林编剧提出来改的,我们没有权利。”
明榕显然也是知道这个林鹿,经纪人也赶过来,她自然是知道剧本修改的事情,这样秦清鹤这个角色圈粉力度太大,明榕自然是不喜悦了。
导演走过来,带着笑,“明榕,你还是女一号,这一点是不变的,林鹿只是改了后续的一点戏份,你的戏份没有发生一点变化。”他似乎是想要讨好明榕,究竟明榕可是投资商送进来的,“到时候..剪辑一下...”
明榕脸色顿时好了很多。
这还差不多。
虽然导演的声音很小,但是四周有几个工作人员也听到了,顿时都面带同情的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在安静看着剧本的女子,她身边的气息格外的安静,跟明榕这种无理取闹嚣张的样子一点都不一样,四周的气息都静谧了下来。
不过背后没有人,辛辛劳苦拍这么多戏,整个剧组都不敢得罪明榕,最后还不是一剪梅。
乔婳仿佛没有听到一半,安静的看着剧本,她早已经画好了妆,明榕款款走来的时候她也起身放下手中的剧本走过去。
“啪——”清楚的一个巴掌声。
乔婳的脸侧过去。
脸颊微微的有些麻。
明榕佯装无辜,“抱歉,我刚刚手滑了。”
过了几秒钟,又是一巴掌甩在了乔婳的脸上,乔婳闭了闭眼睛,明榕语调娇声,“呀,乔婳,你僵着一张脸做什么,我都演不好了。”
再场的工作人员都看出来了,明榕是故意的。
故意借着拍戏来打乔婳。
“啪——”
“啪——”
明榕抬手抚了一下发丝,“感觉不怎么对,算了,导演,我这一场戏总是发挥不好,我们过下一场吧。”
她高傲如同天鹅一般看着乔婳,然后转身离开了。
她甩了甩手腕,然后喊着助理,“好疼啊,小万,给我预备果汁。”
乔婳的半边脸颊都已经麻木了,面色苍白如纸,她紧紧的攥着手指,一边的化妆师走过来,看着她白皙的脸颊一片红肿着,唇角一缕血色,化妆术叹了一声,“你怎么也不知道躲一下呀。你看看粉都上不去了。”
乔婳下午没有戏份,就是跟明榕的一场对手戏。
导演看着乔婳的脸,大手一挥,“行了,你先回去吧。”
都知道明榕刻意的刁难乔婳,但是都没有人向着乔婳这边,究竟,乔婳只是一个龙套十八线,没有什么背景,而明榕就不一样了。
得罪了明榕,整个剧组都不好过。

乔婳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6点45,容历也在,她下意识的低着头慢慢的走过去,她心里想着怎么没有带个口罩,也好遮盖一下。
下意识的,乔婳并不想让容历看见自己红肿的脸颊。
多狼狈啊。
可是她再怎么刻意的躲避,也躲不过容历的眼睛,他黑眸眯了眯,在她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喊着她的名字,“乔婳!”
“嗯。”
他嗓音微沉,“转过身来。”
乔婳没有动,似乎是有些懊恼。
容历原本坐在沙发上,此刻起身几步走过来,伸手直接抬起了她的下巴,因为刚好碰到了她的右脸,所以她忍不住疼的轻轻‘嘶’了一声。
男人的俊美的脸逼近到了她的眼前。
女人原本白皙的脸颊红肿着,唇角有一抹结痂的血丝,几个分明的巴掌印刺目,睫毛轻轻的颤抖着,明显看出有些泛红的眼眶,容历的脸彻底的沉下来,带有薄茧的指尖轻轻的碰触着她的脸颊,感受到她颤了一下。
容历皱眉,薄唇绷着,“谁打的!”
乔婳睫毛轻颤,看着他眼底的寒气,她跟他相处过这么一段时间,一直以为他是一个温润的人,还是从来没有看到他这幅生气的样子,漆黑着眸都是阴冷的寒气。
让她有些害怕。
“我问你,谁打的!”容历手下的动作很轻,轻柔的碰触了女人红肿的脸颊,乔婳轻轻的眨了眨眼睛,避重就轻,“就是拍戏,不要紧的。”
说了也没有什么用,反而会徒增心里的烦恼。
她只不过是一个没有背景的小人物,之前当替身的时候被欺负被打也是常事。
没有背景,慢慢的熬吧。
走一步算一步。
“容历,我没事的,冰敷一下,明天就好了。”
她怕他不喜悦,因为此刻男人眼底就分明的写着不喜悦三个字,她不希望身边的人替她担心这件事情,因为没有用,只不过徒增烦恼。
都是普普通通的人,知道了也没有用。
“容历,我饿了,我们先吃饭吧。”她努力的挽着笑脸,轻轻的扯着男人的衣袖,“我们吃饭吧,你应该也刚刚回来吧,我去预备晚饭。”
容历看着乔婳脸上浅浅盈盈的笑脸,心里憋了一口气,女人笑脸明媚,脸颊上带着红肿的巴掌印,他抿着唇没有吭声,脸色阴沉如水。
乔婳见他没有说话,想要先去预备晚饭,一只手横在了她的腰际,然后下一秒,男人的手臂微微的***,直接打横把她抱起来,放在了沙发上。
乔婳看着男人的背影,他单膝半跪在地上,打开了茶几下面的抽屉,拿出了医药箱,从里面找出来药膏,在手心里面搓匀。
乔婳呼吸清浅,男人靠近了她,一只手扣住了她的下巴,另一只手掌心贴近了她的脸颊,带着温度跟浓郁的药味,贴紧她的脸颊。
乔婳忍不住睫毛轻轻的颤抖了一下,因为角度的缘故,她仰着头看着他,一张没有瑕疵的脸,高挺的鼻梁,漆黑深邃的眸,此刻他的目光阴冷,动作却很温柔。
极其的认真。
他低头的时候,正好对上了她的目光,如同一湖清泉一般的目光,泛着盈盈温柔的春水。
空气静谧。
带着浓郁淡淡药草的味道还有男人身上的清冽气息。
他距离的她很近,乔婳的脸颊有些红,目光仔细的描绘着男人的五官,脸颊有些疼痛但是慢慢的好了很多,她有些懊恼,明明能够清楚的看清楚他长得什么样子,但是自己怎么就记不住呢。
容历站直了身体,掌心里面的药膏插在了她脸上后,他重新拿出来喷雾,喷在了她的半边红肿的脸颊上。
他又不是傻子,一眼就能看出来,打一巴掌根本不会打成这个样子,一定是有人故意的,这分明是被打了好几巴掌。
这个女人还偏偏不想让他担心,一个疼字都不说。
他抿着唇瓣,但是对于这个女人,他心里疼的有气不气了,她从小到大,都是活在保护里面,哪里被人这么欺负过,可是她此刻眼底平静温柔,笑脸清浅明媚,分明是对这种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了。
容历忽然觉得喉咙哽住了。

晚上,乔婳睡着了。
容历起身走到了阳台,在乔婳面前,他很少抽烟,此刻却抽了两根烟,修长的指尖点了下手机,一个电话拨过去,“我要看今天《明月传》拍摄现场的录像带。”
那端助理迟疑,“容总,现在吗?”
他英俊的眉眼彻底的沉下来,被漆黑的光线吞噬,“现在马上,找不出来你就滚蛋!”
陈衡连连应下,他跟在容历身边好几年,自然是知道容历说的话是气话,估计是气极了,也不知道什么事情惹得容总这么生气,他马上给片场打了电话,现在片场还有拍摄,接电话是一个工作人员。
大约半个小时后。
容历坐在书房里面,打开了电脑,看着上面的一截录像,十几秒。
乔婳的脸色苍白,一个接着一个的巴掌搭在了她的脸上。
“抱歉,我刚刚手滑了。”
过了几秒钟,又是一巴掌甩在了乔婳的脸上。
她的脸色越发的苍白,侧过脸好久才慢慢的转过来。
容历看着屏幕,书房里面的温度下降了好几度。
“呀,乔婳,你僵着一张脸做什么,我都演不好了。”
“啪——”
“啪——”
连着无数个巴掌落在了乔婳的脸上,她像是一个摇摇欲坠的布偶,最后站稳。
依稀闻声有一道尖锐的女声再说,“打的我手好疼啊。”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书房里面没有开灯,男人英俊深沉的脸在浓郁的夜色中紧绷着。

心尖宠爱在线阅读

她清晨醒来的时候空气里带着淡淡的药香,脸颊上清清凉凉的,脸颊依旧的肿着,但是没有像昨天那样疼了,有种麻麻的感觉。
她起身下了床,或许是因为头疼的缘故,早上起得有些晚了,接近9点才起,身侧的位置已经空了,带着男人身上的温度,有种淡淡的清冽的气息,说不上来是什么香水的味道,像是他沐浴露后的味道。
乔婳接到了剧组的消息,今天让她在家里休息,调整一下状态,乔婳只是笑了笑,吃了一点东西,她来到了阳台上坐下,从来到这里这么久,她几乎天天都在忙,上午清亮的阳光落在身上,浓浓的暖意。
秋季的阳光并不刺眼,带着暖和干净的气息。
看了上午剧本,乔婳起身去了一趟医院看望苏澜,看护阿姨告诉她,苏澜最近情况很稳定。
病房里面干净舒适。
双人的病房。
看护阿姨笑眯眯的,“乔小姐,我们运气可真好,你都不知道,虽然是双人病房,但是这张病床都空着。我更好可以休息,都没有病人来住,护士跟医生天天都会过来给苏夫人检查。”
看护之前天天晚上都挤在窄窄的伸拉的陪护椅上,翻身就不行,晚上环境也不好,十几多个的大病房,根本睡不着,各种声音都有,现在好了。
乔婳也很喜悦。
之前是一直想要要个双人病房,这样让妈妈休息的环境也好一点,她可以加钱,但是医院腾不出来。
她拿着温热的毛巾擦着苏澜的脸,笑着喃喃的轻语,“是啊,很幸运。”
一直到下午三点,乔婳才从医院离开。
经过超市她买了一些蔬菜肉类,回到家,忽然想起来嫁给容历这么久,他最近工作这么忙,肯定连吃饭都顾不上。
她作为妻子,应该去看看的。
切菜的时候乔婳想起了男人昨天晚上阴冷静脸的样子,似乎是生气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生气,乔婳一直以为他是一个温润温顺的人。
晚上预备了晚饭,煎的两面金黄的鸡蛋,香菇鸡肉粥,还有一道汤,她想要找个饭盒放好,发现家里压根没有这个东西,只有她以前买过的,她以前买的,自己用的,粉色的饭盒,透明的盖子,保温的,她看了看时间,快要到下班的时间了,急忙装好,然后换了衣服带好了口罩,一边出门一边给容历打电话。
-
装修高档的总裁办公室。
助理走进来,身后跟着一个年轻穿着浅灰色衬衣的男子,穿着银灰色衬衣的男子走到沙发上坐下,“月中江哥回来,一起去异度开个包厢聚聚。”
容历抬起头,“嗯”了一声。
助理站在一边递上文件,正在汇报着下周的行程。
容历捏着钢笔,在文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手机响了起来,助理马上噤了声退到一侧。
容历看着手机屏幕,眼神温柔起来,站起身握着手机走到落地窗边,看着落地窗下,黄昏里,车流不息的街道。
“你吃饭了吗?”那端乔婳问,“你晚上加班吗?我给你带了晚饭,你公司在哪儿?”
乔婳只是听说他在一家房产销售公司做销售,但是并不知道具体在哪家公司。
她此刻正在路边打车。
容历抬手看了一眼腕表,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顾齐笙,握住了手机说了一句,“不送。”然后马上往外走,他声线低沉,“我现在在总公司,你在哪,我中午午休,去接你。”
“不用了,我打车就好了,很快就到了。”
顾齐笙炸毛的从沙发上跳起来,什么啊,就这么甩了他?
他看着容历走出了办公室,对一边的助理说道,“你BOSS最近怎么回事。”男人挑了挑眉,笑着,“外面有女人了?”
助理,“顾总,这个我也不清楚。”
心想,估计是。

这个点已经是下午5点了,下班高峰期,她拿出手机往大厅走,容历的电话刚好打过来,让她直接去天台。
电梯这个点人流也少,乔婳一路畅通的来到了顶楼,耳边是容历低沉的嗓音,“你看到有个小门,推开走进来,我在天台等你。”
凉风舒服舒爽,极其宽广的顶楼天台,入目的第一眼就是一张舒适的双人沙发,一张木质的小桌,上面放着笔记本跟钢笔还有几分图纸一样的东西。
男人一身休闲的衣服,黑色的运动长裤,坐在沙发上,乔婳走过去,看着四周的环境,阵阵的凉风但是并不会给人很冷的感觉,只会觉得凉爽舒适,“你怎么找到这么一个好地方。”
“偷偷地。”容历接过了她手里的东西,关掉了电脑打开放在小桌上,三个饭盒叠层的都是粉色的,乔婳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了他手中的饭盒,正好碰到了他的手指,她脸颊有些红,低垂着眸看着男人修长分明的手指,“没有饭盒,我给忘记了,下次去超市我再买。”
空气里面带着阵阵饭菜的清香,一份香菇鸡肉粥,一份汤,一笼生煎包还有一个煎蛋,看上去挺多,但是都是单人份的,乔婳在家里的时候吃过晚饭了。
“我不吃,你快吃吧,你晚上是不是还要加班。”
浓香的粥入喉,容历说道,“不加。”他微微停顿了一下,说道,“再过半个小时,我忙完手里的东西,跟你一起回去。”
“嗯好。”
乔婳微微的笑着,天色慢慢的暗下来,她坐在沙发上,凉风吹过脸颊,发丝轻轻的吹乱,她从包里拿出一根皮筋,抬手将头发扎起来,随意的一个马尾。
一件外套递了过来,“你先披上。”
“没事的,我不冷。”乔婳刚刚说完,外套直接罩在了她的肩膀上,暖和包裹着她。
熟悉而生疏的气息。
她的脸颊有些红,小声的说了一声,“谢谢。”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容历,他吃完了饭,乔婳开始收拾饭盒,摞在一起,然后用袋子装好,看见了男人手腕上的腕表。
虽然她现在是生活落魄普通,但是她以前的时候,见过爸爸的收藏柜里面放着这个牌子的腕表,苏先生很喜欢收藏腕表,任何场合佩戴不同的腕表。
这个牌子,7位数。
容历的目光也循着她看过来,落在自己的手腕上,眼底微微的眯了下,他换衣服的时候给忘记了,腕表忘了取下来。
他面色没有改变,“仿的,我以前经常出差谈业务,总得..带一点面子上过得去的。”
乔婳也觉得应该是仿的,这么贵的腕表他们这种普通人怎么会有,纪菲热衷于一些高仿名牌包包,究竟她们这种龙套替身根本没有钱能买这种高档牌子,她现在背的那个包还是仿的双G家的,她仔细的看了两眼,“仿的挺好的,看上去挺高档的。”
这是乔婳的真心话。
仿的真的挺不错,看上去跟真的一样。
她想起来乔嘉前几天还想找高仿名表来着,就随口问了一句,“你有购买渠道吗?我朋友正好想要看高仿表,劣质的太多,没有你这个仿的精细。”
容历吐出了一个字,“有。”然后拿出了手机,把唐砚的一个经常晒奢侈品炫耀生活的小号发给了乔婳,他一时间找不到其他的微信,谁让唐砚这个孙子的小号经常晒一下奢侈品,不发他的发谁的?
乔婳喜悦的点头转手就把微信名片发给了乔嘉。
并且给乔嘉发了微信。
晚上7,漆黑夜幕,繁星璀璨。
乔婳还是第一次这样看着星空,88楼楼顶格外的靠近夜空,伸手可摘星辰一般,她伸手,仿佛就要碰触到指尖的一个闪亮的星星。
容历将电脑合上的时候,抬眸就看到乔婳一张精致白皙的脸颊,或许是因为夜色的缘故,女人的脸微微掩映在夜色中,模糊漂亮的轮廓,他怔怔的看了几秒,从兜里拿出来了一个红色的圆形绒盒。
乔婳看见的是一枚鸽子蛋摆在了自己面前。
尽管当时容历定制这枚戒指的时候,一再嘱咐,低调,要低调!低调的看不出来这是昂贵到天价的钻石!!
设计师当时为难了很久,妈的,订个鸽子蛋还怎么低调??
这不是为难人吗?
鸽子蛋在夜色中闪着璀璨的光。
乔婳眨巴了一下眼睛,“这是...”
容历执起了她的手指,戴在了她的无名指上,“喜欢吗?”
乔婳看着手上的鸽子蛋,怎么看,容历说道,“这个是两用款,你也可以当做是一条吊坠。”
鸽子蛋有点沉,还有点硌手。
在黑暗中亮的很。
光线璀璨。
乔婳盯着看了好几秒,怎么看都好看,就是..就是有点不真实,她压根没有往钻石那一方面想,她轻轻的出声,“这是锆石吗?”
“嗯,喜欢吗?”
乔婳微笑,看着男人灼灼的目光,轻轻着嗓音,“喜欢。”
容历抬手不经意的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心想这个设计师可以啊,设计的够独特,够低调,技术够牛逼,国内独一份。

“婳婳,你看八卦了吗??!”乔婳中午的时候跟纪菲还有几个小龙套一起吃盒饭,乔婳的盒饭里面的肉多,大概也是因为有了角色的缘故,几个小龙套替身一边八卦一边羡慕。
忽然有个小替身刷微博的时候瞪大了眼睛,“你们快看微博!!”

心尖宠爱小说推荐

心尖宠爱小说好看吗?小编今天也是一个爱看言情小说的人,所以看到以后第一时间阅读了,觉得作者文笔精湛,情节丰富有趣,值得一追,心尖宠爱(乔婳容历)出色章节全本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带给您,能免费追书。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