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三弃公子胭脂导读(胭脂叶容)
三弃公子胭脂导读(胭脂叶容)

三弃公子胭脂导读(胭脂叶容)

分类: 武侠仙侠时间: 2018-11-08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小编送福利推荐一本人气超高的言情小说三弃公子,并且完整版三弃公子全本资源都已出炉,本来窝在马车里闭目养神的胭脂闻言倒是有了些爱好,她到人间八年有余了,倒是少见到嗓门这么大的人,直吵得她头疼。.....喜欢的朋友来三弃公子全本阅读观看吧~

三弃公子全文阅读介绍

“爹!不要打了,求求你们了,我和你们走还不行吗!”张老女儿哭喊的声音都嘶哑了,没人理她。
那个离去的人步调平稳,一贯的闲庭漫步。
另一头翠林深处一人一马而来,后面跟着一辆马车,一会儿功夫就到了跟前。
马上的公子哥气宇轩昂,衣着不凡,见这般形容,便问道:“你们在做什么?!”语调高扬,话间带着些许富家子弟才有的气势,胡通几个手下停了下来看过去。
张老女儿一边扶着张老,一边哭道:“公子救命啊!”
胡通一看便知是那家的公子哥外出踏青,平白来多管闲事,不由嗤笑道:“孙子,等你毛长齐了再来管爷爷的事!”
他以为那小子被一激便会沉不住气却没想他反倒笑了起来,略带遗憾冲马车说道:“师父,咱们怕是要耽误些时间了。”
“无妨,处理好了再走。”马车里头是位女子,声线花落流水般颇为清透悦耳,年纪似乎极轻,想不到却是位女先生。

三弃公子胭脂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16章

到了镇上的集市,胭脂停在鸡摊:“这鸡怎么瘦的跟麻杆似的?”
摊主闻言连忙笑嘻嘻道:“姑娘,这就不知道了啊,这可是咱们这有名的高脚鸡,跑起来可快了!”
胭脂仔细蹲下仔细端详了笼子里的鸡,她看了一眼老板,有些摸不清他的意思,便一脸十分严厉问道: “照你的意思这鸡吃之前还要让它跑跑才能下锅?”
摊主:“……”
叶容之闻言失笑,弯下腰在胭脂耳旁道:“夫子喜欢吃吗?”
胭脂端详着笼子里的鸡,摸摸鼻子道:“倒也还好,不过跑的厉害的鸡倒是没吃过。”
叶容之闻言点了点头,看向摊主,“劳烦挑只嫩的。”
“好嘞!”摊主忙伸手进鸡笼子里认认真真挑起了鸡。
胭脂极少来集市,等摊主杀鸡的功夫便四下逛了逛,一会儿工夫便买了一堆东西,顺道带了串糖葫芦回来。
回到原地,叶容之正站那处看摊主杀鸡,那手起刀落间动作又快又干净。
胭脂走过去将糖葫芦递到叶容之面前,笑道:“刚头街边有卖糖葫芦的,我见你少时喜欢便买了一串。”
叶容之看着眼前这串糖葫芦并没有伸手去接,他嘴角微微弯起,“夫子,少时是少时,阿容现下已然不喜欢这甜腻的东西了。”
胭脂虽没想到他现下已不爱吃糖葫芦这样东西,但他长大了口味变了,倒也是在情理之中。
只是不知为何她隐隐觉得他现下有些不对劲,可细细想来却又抓不到哪里不对了。
“让二位久等了,这鸡好了!”摊主将鸡递了过去。
叶容之提过摊主递来的鸡,走到胭脂身旁提过提手中的一堆东西,对胭脂问道“夫子想吃什么?”
胭脂闻言摆了摆手道:“够了够了,我刚才买了一路 ,这都不一定吃的完了。”手上还拿着串糖葫芦,叶容之不爱吃,她对这甜腻的东西也不大感爱好,但这随手扔了也未免有些不地道,便打算带回去给沈绾,戏里说过女儿家是尤爱吃这糖葫芦的。
是以胭脂便拿着糖葫芦走了一路,待到了院子便直奔屋里,进屋一看沈绾正躺着发愣,一副无聊到想要扣脚趾的模样。
见胭脂进来忙抬起头看向她,“你们回来啦!”胭脂点点头走近将糖葫芦递到她跟前,“买了很多吃食,一会儿烧好了便叫你起来吃,先吃这糖葫芦垫垫肚子。
沈绾忙接过糖葫芦,她是极爱这糖葫芦的,她忙咬了一颗放在嘴里,对胭脂含糊道:“你怎知道我喜欢吃糖葫芦,我从小到大最喜欢吃的便是这玩意儿。”
胭脂暗道,那是青衣唱的戏里讲的,戏里都姑娘都爱吃糖葫芦,书生给姑娘买了串糖葫芦便能让姑娘爱上他,胭脂听这戏的时候翻了整整半场的白眼,以至于下半场眼皮一直抽个没完。
沈绾正吃着忽然又想起了另一茬,她忙低下头,“我这般是不是太给你们添麻烦了,你们对我这么好,给我治伤收留我,还给我买吃食,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感激你们了。”
胭脂闻言瞧了眼外头,又转头对沈绾笑道:“这话可真不该对我说,你若是要谢便阿容吧,我也不过是客居几日,也是白吃白喝的份儿。”
“那我岂不是更给你们添麻烦了,你放心,我不会白吃白住的。待我伤好了,我便去找些活干,将这钱挣回来还你们!”
她这话正中胭脂下怀,她正盼着他们之间有来有往,“这我可管不了,你若是要还便找个空闲与他商量商量。不过我想以他的性子必然不会要你的钱。”
沈绾连忙道:“那我也得给的,可不能因为他性子良善便占他便宜。”
胭脂见此也不再说话便笑着点了点头,这红线牵到这处已然够了,她若是在强拉硬拽这事必然不美了,余下的便看他们的缘分了。
叶容之端着一碗药踏进来,他将手中的碗递给胭脂:“这是刚头出去时煎的药,趁热给这位姑娘喝罢。”
“还是你想得周到。”胭脂伸手接过碗递给沈绾。
叶容之闻言一笑,视线却落在了沈绾手中的糖葫芦上,眼里闪过一丝凛冽,面上的笑却半分不减,他看着沈绾手中的糖葫芦,“这药极苦,好在有这串糖葫芦,否则必是难以下咽,想来还是夫子想得周到些。”沈绾正端起来一饮而尽,现下苦得说不出话,忙皱着眉头咬了口糖葫芦解苦,她边吃边对叶容之点头示意他说的极对。
若不是这串糖葫芦,她只怕连舌头都要苦掉了。
叶容之面带微笑极为认真的看着她吃,仿佛刚头看摊主手里杀的那只鸡一般。
“歪打正着罢了。”胭脂见他二人一个吃,一个看着对方吃,便觉这头开的极好,她笑着拿回沈绾手中的碗。
叶容之见状伸手来拿,胭脂连忙挡过,“我来收拾罢,都耽误你一天功夫了,便先去歇息歇息,饭菜我来张罗便是。”
胭脂拿着碗出了屋子,这会儿才有功夫细细打量这个院子,前院正中间摆着木桌,边上搭了个毛草棚子下头有个灶台,木架子上摆了些瓜果蔬菜,茅草棚子旁是一口古井。
棚子正对面靠墙边有一棵大榕树,树下摆着一张躺椅,夏日里在树下乘乘凉倒是极舒适的。
叶容之跟着出了屋子,他到井边打了盆清水放到灶台上,胭脂便将碗灶台上,又将青菜叶子别好放入水中清洗,那绿叶青水衬的柔荑白皙纤细,叶容之瞧了眼问道:“夫子这些年连做菜都学会了?”
胭脂闻言略带迷惑的看了他一眼,暗道做菜用得着学,不是炒炒熟填饱肚子就好了吗?

三弃公子完整小说第17章节内容

胭脂闻言有些迷惑,那命薄写的季傅本身并没有要收徒的意思,只是李言宗前去拜访,季傅因为其才华学识都极为欣赏才有了收徒的意思。
她不知为何如此,以前不曾出现过这种变故,不过应当不会有什么大变动,只要结果还是李言宗拜成师那便没什么大碍, “这些我倒是不担心,言宗敏慧过人应当不会有什么问题。”
叶容之闻言默然片刻,“夫子的徒弟自然该是如此,那阿容就提前恭喜夫子了。”
胭脂一想到有季傅这般厉害的人护着李言宗,日后也不必再提心吊胆的预防李言宗出事心中便十分欢喜,她对叶容之笑道,“那便承你吉言了!”
叶容之回以一笑,便不再说话,他静静看着柴慢慢烧着了便不再扇火,站起身将扇子随手丢在一旁,挽起衣袖帮着胭脂整理食材。
胭脂瞥了眼叶容之随手丢在灶台上的折扇,虽是极为平常的样式,但那上头的题字与山水画却是一绝,她一眼便能看出这扇子绝非凡品,拿来生火也太过暴遣天物了些。
胭脂不由感叹这扇子投错了主人,这若是落在李言宗的手里必会极为珍爱。
她见他在一旁帮忙,便刻意提点道:“我来罢,你忙活了大半天了,进屋里去歇息歇息,顺道与那位姑娘多聊聊,她一个人怕是有些无趣。”
叶容之正掐着那只高脚鸡的脖子细细清洗,闻言手上微微顿了顿看向她,“夫子似乎对这位姑娘极为上心?”
“算是吧,她一个小姑娘孤苦无依瞧着怪可怜的就想多照看照看。”这媒婆可真不好做,早知今日这般操劳,还不如以后想办法做场冥婚算了。
叶容之看着手中的那只高脚鸡,手上微微用了些力,那鸡脖子便断了,额前的发挡住了他的眼,让人瞧不清他的神情,他忽然浮起笑意,缓缓吐字道:“夫子心善,自会有回报的。”
胭脂闻言惭愧,她刚头还想着办场冥婚,现下说她心善实在是有些愧不敢当,“说到底还是你帮了我这个大忙,否则我就是有心救人,也不知该如何办。”
这话说得可半点不违心,若不是叶容之,她还真不知要把沈绾往哪处藏好。
连日来,胭脂在这院子里住的极为舒适,她来人间八年来向来兢兢业业,一日不敢擅离职守,如今倒有了几日放松的日子,她便权当放工假了,是以过的极为闲散。这夏日的清晨,风拂叶声响,听着便一阵清凉之意染上心头,胭脂躺在树下的躺椅上,拿着叶容之那把折扇轻轻摇摆着,又伸手拿了摆在盘里的梨子吃。
叶容之起的比她还早,正坐在木桌旁看书品茶。
至于沈绾,胭脂想到此轻摇折扇的手顿了顿,有些无力,这姑娘不知为何连日来极为嗜睡,上一刻还与她说着话,下一刻便困的哈欠连天,一日里醒着也不过三、四时辰……
可这命薄上也没写着她有这毛病,真真叫人费解。
胭脂想着便站起身晃荡到叶容之身旁,她看了看他手中的书挑了挑眉,这书也不知说的什么,她每个字都识的,连在一起便是不知所云,瞧着晕眼的很。
便索性不看,走到在木桌另一半坐下,“这人怎得这般嗜睡,你说可要找个大夫来看看?”
叶容之放下书,伸手替胭脂倒了杯茶,那动作行云流水般看着极为悦目,他将茶放到她跟前,颇有些随意道:“大抵在外奔波久了没睡过好觉,如今能睡久些也是好的。”
胭脂端起茶抿了一口,想了想觉得也有些道理便点了点头,“也是,多眠与她这身上的伤也是有些好处的。”
片刻后,她慢慢放下茶问道:“只是我们这般叨扰你有些不太好,也不知会不会耽误你的事,你这么久都未能干活,也不知你那主顾会不会生气?”
叶容之展颜一笑,语气清亮温顺道:“夫子想住多久便住多久,主顾那处也不是非我不可,不去也没什么大事。”尤十一要是在旁边听得这话,还不得气到三尸神暴跳,他家公子急得都快悬梁自尽了,他竟还在这说没什么大事!
胭脂想了想还是说道:“还是去得好,你究竟是他府中的管事,即便没什么事也得去交差,免得不得主顾的眼,与你以后麻烦。”她以往已然对不住他,万不能再让他丢了养活自己的生计。
叶容之闻言眼中闪过一丝讥讽,他看着杯中浮浮沉沉的茶叶,微微弯起嘴角浅笑道:“便听夫子的,阿容明日便去,只是家中要劳烦夫子照看了。”
“也没什么可劳烦我的,整日里就吃吃喝喝,闲散的很。”却是如此,头几天她还张罗张罗饭菜,虽说不至于难以下咽,但味道淡得跟水似的。
她连着几日吃下去,嘴里都快淡出个鸟来。后来便被叶容之以她是夫子又是做客他家中,便自己张罗起了饭菜。只是这伙食跟上来了,沈绾吃得好,日子过的舒适,也就越来越嗜睡了,胭脂也就开头几日和她说的话多些,后头她睡的时候多了便没法讲了,是以叶容之与沈绾之间便更没什么进展了。
胭脂私下想,怕是他二人没什么缘分,否则怎会这般艰难。
这缘分一事说来也玄乎,像命薄上那样,李言宗救了沈绾,他二人就能成了孽缘;这换了叶容之救,便是成了整日整日的昏睡……
实在是让人有些啼笑皆非。
次日,叶容之便出门去了,沈绾起来吃过饭后,过了会儿便又是哈气连天,胭脂便推她去睡了。
只是她一个人实在有些无趣,便打算去客栈看看李言宗。这都小半个月了,必然已经拜好了师。
她随手留了张字条给沈绾,便一路慢慢悠悠出了门。
才到了客栈门口,便碰上了李书。
李书一见胭脂来了,便如有了主心骨一般,连忙上前急道:“您可算回来了,少爷也不知怎么了,把自己整日整夜关在屋中写字,小的都不知该怎么办了。”
胭脂闻言一脸不可思议,这又抽那门子风?
她抬步上楼,问道:“季先生可有收他?”

小编推荐

主角是胭脂叶容小说已全本上线,书友们想了解三弃公子小说更多章节内容那一定不要错过三弃公子全文阅读带来的出色哟~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