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别对我这么凶(曲安安苏元阙)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别对我这么凶(曲安安苏元阙)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言情小说 2019-06-13

书荒了吗?火爆全网的言情小说别对我这么凶(曲安安苏元阙)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带给大家:曲安安回教室时,任语已经在教室里了,四周还围了不少同学。 班上的同学也不太了解两人之间发生的事情,有几个在论坛上看到了视频,就来八卦了一下。 不过他们一问,任语就趴在桌上哭,感觉像天塌了似的,嘴里还说着,“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都道过谦了。”

别对我这么凶全本章节阅读

燥热的傍晚,太阳还顽强地挂在西边天际,不余遗力地炙烤着这个城市。
曲安安背着小提琴,推开写字楼的玻璃大门,一股热气扑面涌了过来,跟身后的冷气对撞,让她感觉有些胸闷。
等玻璃门缓缓合上,她所能感觉到的就只有,燥热。
她穿着及膝的小白裙,一双黑色小皮鞋。
这是她妈妈给她搭配的,她总是很热衷于把她装扮成小公主的模样。
海藻般的黑色长发垂在身后,发尾微卷,她觉得热,所以从手腕上取了头绳,随意将头发扎了在了脑后。
鬓侧的发丝也被她全数撩在了耳侧,露出了一张白皙得几近透明的精致小脸。
等了一会儿,她又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快五点半了,司机黄叔还没过来接她,这还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
她呆不住了,发了条信息给他,自己预备坐公车回去。
曲安安很少坐公交,而且车上吵杂,一不小心她就坐过站了。
她连忙下了车,看着孤零零的站牌,她有些茫然。
似乎要过对面马路去,坐车回去。
此时太阳已经被城市里的高楼大厦遮挡,抬头只能看到西边橘红的一片。
这一片没有居民区,所以路上几乎只有她一个行人,走上天桥时,也是空荡荡的一片。
她心莫名有了一丝慌张,脚步也不自觉地加快,小皮鞋踩在散发着热气的天桥地板上,发出了急促的哒哒的声音。
与此同时,她隐约也听到了身后有稍微的脚步声传来。
她心脏提起,刚想要回头看,她脖子就猛地被一条手臂箍住了。
身后的人仗着身高优势,死死扣着她的脖子,压低的鸭公嗓传到她耳边,“别动!”
曲安安何曾碰到过这样的事,脑子一时就懵了,乖乖地没敢乱动。
那人手里还有一把刀,但是他因为手抖没敢拿得太近。
见曲安安没有反抗,那人又拿刀对着她说了句,“我只是想要点钱吃饭,你不动我就不会伤害你。”
“好。”曲安安咬着唇点头。
她的小提琴被扔到了地上,随身携带的小包已经被他翻开了。
不过他应该是第一次抢劫,竟然比她还慌张,拿走她现金的手都在剧烈抖动!
曲安安这时也看清了他的脸,很高很瘦,像根竹竿,但是眉目清秀的,看起来应该比她大不了几岁。
男生的动作很快,攥着钱扔下包包就跑。
曲安安松了一口气,目光看向前方,一道颀长的身影撞入了她的视线。
她看到那张脸时,讶异地瞪圆了眼。
苏元阙……
此时他挡住了高瘦男生的逃跑路线。
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俊美异常,微抿的唇薄削,却又有着几分凉薄的意味,过长又凌乱的刘海微微遮住了他的眉眼。
但是她却能想象到,此时他那上挑的眉眼,肯定是染着惯有的邪肆和懒散。
巧的是,他出现时,天桥两边的路灯瞬间亮了起来。
不仅如此,天桥下绵延的道路,也被金灿灿的路灯点亮。
全城璀璨的灯火,仿佛都成为了衬托他的背景灯。
这个出场方式……有点梦幻了。
曲安安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眼花了,此时此刻,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苏元阙是她家保姆苏姨的儿子,她六岁就熟悉他,如今已经十年了。
那时候她还觉得“苏元阙”三个字难念,“阙”字还特殊不好写,所以她为了自尊心,一直叫他苏元,后来也就习惯了。
但是,她和他的关系,一点儿都不好。
确切地说,是她很喜欢粘着他玩,但是他总是嫌弃她麻烦,偶然不耐烦了还会冲着她吼。
而且从初中起他就住校了,她和他见面的次数就更少了。
据说,他学习不好,还经常跟社会上的人混一起,都快要高考了还不上课。
前段时间刚放暑假的时候,他回了一趟曲家找苏姨,她无意中看到了他落下的一个本子。
在草稿纸上她看到了几张素描画,都是一个女孩儿,不过他的技术应该不到家,所以看不太出来是谁。
原来他,竟然有了自己喜欢的人……
曲安安牙齿轻咬下唇,敛了敛眸,迈了几步过去。
那个抢了她钱的高瘦男生,见了苏元阙就怂了,手里攥着的钱也掉落在地上。
她有些不解,就算苏元阙的表情再怎么凶,他也不至于被吓成这样吧?
可是很快,她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苏元阙二话不说就给了高瘦男生一拳,又在他腹部上踹了一脚。
“我他妈让你干蠢事。”他低哑的嗓音略显急躁。
男生躺在地上夸张地哀嚎着,“阙大爷,我再也不敢了!”
曲安安看呆了,他们是熟悉的啊。
打得是不是太狠了?
“苏元……”曲安安伸手拉了一下苏元阙T恤后摆,对着他背影轻声开口,“别打了。”
苏元阙没有回头,身躯似乎一僵。
被揍的男生似乎察觉了异样,马上又不怕死地抬头问苏元阙,“阙大爷,她是你朋友啊?”
不会、这么倒霉吧!第一次打劫就遇上阙爷朋友?!
苏元阙松开了男生的衣领,转头面向曲安安,视线透过零散的刘海落在她脸上,菲薄的唇挑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小公主不回家,到处跑什么?”
曲安安抿了抿唇,她不喜欢他的这个称呼,只是她没表现出来。
苏元阙一直都是这样,似乎从小时后开始就不喜欢她,还总是说话来噎她。
她没有回他,低头抱起琴盒,拽着小包包的链子,脚步哒哒就往前走。
苏元阙面无波澜,盯着她的背影半晌,又踹了一脚在林枫身上。
“还不把钱还回去?”
林枫撇嘴,捡起地上的四百块,撒丫子追了上去。
曲安安被挡了下来,但是却没有接过钱。
她看了眼他脸上的淤青,轻轻开口,“苏元打伤了你,你拿去看医生。”
林枫听到她软软的声音,脸上出现了红晕,心脏都扑通扑通加速了,开始噼里啪啦道歉,“刚才真的对不起!我太饿了!对不起!”
他九十度鞠躬冲着曲安安大声吼完,就把钱塞回她手里,飞快地跑回了苏元阙身边。
曲安安回头,看着苏元阙又朝他小腿踢了一脚。
当真,很暴力。
可是,她觉得,他还是很帅。
她,很喜欢他呀。
以前喜欢粘着他玩,现在……
曲安安抿着粉唇,抱着琴盒的身影消失在天桥另一端。
苏元阙往回走了几步,从楼梯上拽了一辆自行车出来,单手推着往前走。
林枫捂着膝盖,亦步亦趋,“阙大爷,你怎么这么神啊,我跑到这里打劫你都知道,你是在我身上装了监视器吗?”
苏元阙没有回答他,神情似乎有些烦躁,“滚远点。”
“刚才你叫那女孩儿小公主,难道她就是你平时嘴里提到的那个?”林枫继续八卦。
苏元阙脚步停了下来,风吹开他的刘海,露出一双潋滟的桃花眸,语气带着一丝威胁,“我什么时候提过了?”
林枫求生欲满满,马上配合道,“没,您没提过。”
虽然没刻意提过,但是他们几个跟他相处久了的朋友都知道,他母亲在一个有钱人家里当保姆,那个家里,有个小公主,他有时候不自觉就会说到。
其实林枫还想说,刚才他有点被小公主撩到了,但是又怕被阙大爷揍。
走了几步,他又捂着心脏,夸张地嗷着,“不过小公主看起来好乖啊,人还特殊善良,搞得我现在罪恶感好重。”
苏元阙没有出声,下了天桥后,扫了一眼公交车站的方向,骑着自行车沿着人行道一路往前。
“你晚上不是有比赛吗?怎么还到处乱跑?”林枫在后面小跑追着。
“你管不着。”苏元阙加快了速度。
林枫不死心又问了句,“阙大爷,你要去哪儿啊?我好饿,你请我吃个饭呗?”
苏元阙扔出了一张钱来,林枫一把接住,气喘吁吁停下来。
看到是十块,他又冲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句,“十块钱能吃毛线啊!”
——
曲安安从公车上下来,走了两分钟就到了元和小区。
进入铁灰色的金属大门,她按下密码,走进了玄关。
可是客厅里的争吵,让她脚步停滞下来。
“曲儒金!你以为我稀罕你这点破财产?我今天就从这里搬出去,和你呆在同一个屋子里我都觉得恶心!”说这话的,是曲安安平日里总是温温顺和的妈妈尹眉。
“反正你也有下一家了,要搬就赶紧搬。”曲儒金的声音也布满了愤怒和不屑。
“你什么意思?明明就是你出轨在先!”
“我出轨那也是被你逼的!”
“我逼的?”尹眉冷笑,“我还逼你上别的女人了?你说这话可不可笑,恶不恶心!”
“尹眉你说话注重点儿!”曲儒金厉喝,彻底拿出了商场上诧叱风云的气势来。
“你还知道羞耻吗?曲儒金,二十年了,你最后却跟我说,我逼你出轨了,哈哈哈,可笑!”尹眉声音歇斯底里地嘲讽。
最后还是曲儒金退了一步,“尹眉,反正都离婚了,以后各过各的,彼此不要相互打搅,就这样。”
客厅里的争吵声小了下来,尹眉性子骄傲,从来不是会示弱的人。
玄关处,曲安安滑坐在地板上,背后靠着发烫的门,却觉得浑身发凉,如坠冰窖。
她有记忆以来,爸爸妈妈就是典型的相敬如宾的相处模式,她没见他们吵过架,像今天这样的,更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他们刚才说,离婚了。
这对曲安安来说,就仿佛一个晴天霹雳,她还不知道怎么去消化。
她甚至觉得,她只是在做梦,整个人都处于恍惚之中。
她狠狠在嫩白的手臂上掐了一把,上面的通红的一片还有剧痛却在提醒她,这是真的。
曲安安在玄关坐了很久,屋里的父母在协商财产的分配,还有她的抚养权。
她没听到最后,神情呆滞离开了。
客厅里,尹眉又哑声开口,“曲儒金,说好了,不要让安安见到你那位。”
曲儒金神情复杂,点头,“我知道。”

别对我这么凶免费全文阅读

这座城市,白日里闷热不已,夜幕降临后,却刮起了狂风,吹散了一天下来堆栈的炎热。
豆大的雨滴落下时,重重砸在了曲安安头发上,脸上,白色的连衣裙上。
一下一下,就连她的心脏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动。
暴风骤雨,来得让人猝不及防,路上行人纷纷进屋躲避,唯有曲安安仿佛什么感觉不到一样,在雨中挪动着步子,小脸没有血色,宛如傀儡一般。
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流泪,因为雨太大了,直接打进了眼里,眼睛疼得睁不开。
雨帘也阻隔了她的视线,看到斑马线上一个人都没有,她宛如被操纵的傀儡一般继续迈步往前走。
“滴——”尖锐的汽笛声和雨声交杂。
曲安安吓了一跳,僵在原地。
所幸下一秒,她的手腕却被人用力拽住了——
那手掌很大,还有很多茧子硌着她,但是却很暖和。
就在苏元阙用力将女孩儿拉了回来后,一辆奔驰而过的车溅起了水花,他微微侧身,便帮怀里的人挡掉了。
曲安安神情依旧恍惚,她缓缓抬头,看到的是浑身湿透的苏元阙。
他的神情还是那么急躁,湛黑的眼眸燃着一团火,凉薄的唇翕张着,“曲安安,你找死么?”
熟悉的少年的嗓音,就似乎一个开关,打开了曲安安最脆弱的一处。
她眼睛开始发热,泪腺瞬间崩溃,双臂环住了他的腰,低低喊了一声,“苏元!”
这声呼唤之后,她就感觉到自己的眼泪汹涌崩腾而出。
苏元阙猝不及防,下巴被她的额头撞了个正着,但是他却感觉不到疼痛。
她在他怀里嚎啕大哭,眼泪混杂着雨水落在他胸前,让他的胸口都在发烫。
他目视着前方,手掌垂在身侧,僵硬得像一根木头。
他从来没有安慰过人。
他低了低头,躬下腰,帮她挡住了落在她身上的雨水。
耳边哗啦啦的雨声渐渐小了下来,苏元阙将她推开,转过身,在她没反应过来时就将她背上了。
曲安安趴在他背上,纤细的胳膊抱着他的脖子,依旧在抽泣。
苏元阙迈着长腿,走得不快,将她稳稳地背着。
不知道哭了多久,曲安安发泄完后,才下巴磕在他肩上。
她通红的眼眸望着他的后脑勺,还有他坚固的肩背,鼻子又开始泛酸了。
小时候他还住曲家的时候,苏姨有时候忙不过来,他就会负责看着她,她走路平地都会摔跤,那次直接从公园楼梯上摔下来,他因为去救她,也跟着她一起摔了。
有他垫底,她只是脚扭到了,可是他的后脑勺却一直在淌血。
他一声不吭,背起她就往家里跑。
如今她都还记得,那天她看着他脑勺的红色窟窿,吓得哭成了泪人,小手还一直摁着那里,想要帮他止血。
曲安安伸手在苏元阙后脑勺上摁住,又摸了摸。
苏元阙脚步一顿,嗓音带着警告,“别乱动。”
她缩回手,鼻音浓重,有些糯糯的,“苏元,我们去哪儿?”
“送你回家。”苏元阙嗓音从喉咙里滑出,一如既往地冷淡。
“我不回家。”她低声咬字。
苏元阙当没听到。
须臾,她咬了咬下唇,微微嘶哑的声音带着难以掩饰的苦楚。
“我爸妈,离婚了。”她停了一下,又继续开口,“他们各自有了喜欢的人,很快就会组成心的家庭。”那两个家庭,都不会有她的位置吧。
苏元阙脚步停了下来,头颅微垂,桃花眼被掩住,乖戾的气息散开。
她说的,他都知道。
——
苏元阙没将曲安安送回家,而是带到了一个拳击俱乐部。
她的生活一直都是枯燥无味的,这是她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场合。
好奇心让她情绪微微好转。
苏元阙让一个女人带她去了女士更衣室。
曲安安换上了拳击宝贝的黑色运动背心,还有齐臀小短裤,预备套上苏元阙宽大的T恤时,几个高颜值的性感小姐姐就走了进来。
她们目光落在曲安安身上时,齐齐挑眉。
“诶,是阿阙带来的妹纸?”走在前面的就是刚才给她拿衣服的洛颖儿,是这里的拳击宝贝。
曲安安抱着T恤乖巧地点了点头,喊了一声,“姐姐们好。”
“颖儿姐,婷婷的空缺不如让这妹纸补上?”有人提议。
洛颖儿觉得可行,点了点头,径直问曲安安,“小姑娘,能穿高跟鞋么?”
曲安安迷惑地眨了眨眼眸,随后点头,她妈妈就有很多高跟鞋,她从小就喜欢偷穿她的鞋。
——
某个休息室里,苏元阙披着暗红色战袍,手里握着手机,又拨打了一遍曲安安的电话,但是依旧是没人接听。
在教练的催促下,他只能先走了出去。
擂台上裁判激动地介绍着他,两年前他无意中进了这个俱乐部,毫无技巧可言地打趴了一个人,从此就被这里的老板看中,一直打到现在。
刚才已经结束了几场比赛,现场的气氛已经被炒得很高了,苏元阙的压轴出现将气氛彻底引爆了。
刚好拳击宝贝在拳台上绕了半圈,苏元阙目光划过了中间那道再熟悉不过的身影,马上蹙了眉,薄唇里低骂了一声,随后快步从通道走向了拳台。
此时曲安安一脸懵逼跟着洛颖儿她们绕场,被那些火热的目光盯着,她还是忍不住面红耳赤了,以前校运会举牌跟现在根本无法相比啊。
她走到拳台边缘,蓦地看到苏元阙出现在自己面前,一时愣在了那里。
苏元阙在现场火热的叫喊声中,冷静脸瞪着曲安安,随即上前用左手压了一下围绳,右手箍住了她露出来的细腰,微微用力,直接将她从台上抱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现在有不少女性,看到这一幕,尖叫连连,“阙神好帅!”
而男同胞则扯着大嗓门起哄,吹口哨!
苏元阙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这样单手捞着曲安安的细腰,从通道回到了休息室。
曲安安怕苏元阙会忽然松手,所以也死死抱着他的脖子。
“苏元,你干嘛啊?”她想到刚才的场面,脸颊的红霞晕染到了耳根处。
那么多人看着呢。
而且,此时他的手掌正毫无保留地掐着她的腰……她觉得浑身都发烫了。
苏元阙将她放下,桃花眼仿佛带着火一般,从她低胸的背心,到那白得晃眼的细腰,还有笔直纤细的大长腿。
小公主一直都是娇生惯养的,哪里都嫰乎乎的。
那纤细的腰身因为被他刚才那么一折腾,还留下了几道粉色的印记,像是被谁蹂.躏过一样……
苏元阙强迫自己将目光移到了曲安安脸上,但是耳后却莫名地泛起了一片粉色。
“曲安安,我让你好好呆着,你跟着她们瞎闹?”尽管经过了克制,但是他的声音依旧带着几分急躁。
曲安安揪着手指,扬起了细长漂亮的脖子,一点儿都不觉得自己有错,“颖儿姐说缺人,让我帮忙走一圈就好,我……”
“缺人你就去?”苏元阙面无表情,长指还挑了一下她黑色的细肩带,“穿的这是什么?”
曲安安没觉得自己穿得出格,就跟泳衣差不多,但是究竟这么多人看着,她还是有些不习惯,如今他还对她动手动脚的,一时之间她小脸又憋得通红了,一个字都反驳不了。
苏元阙抬了抬下颌,又用命令的语气道,“去把我给你的衣服换上。”
“好……”曲安安乖巧点头,小尾音拖得有些长。
软软地,就像一只小奶猫,轻轻挠了他一下。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别对我这么凶(曲安安苏元阙)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全部内容,希望大家能够喜欢!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推荐阅读指数: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相关点击榜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