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情深几许共白首凉安夏槿热门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情深几许共白首凉安夏槿热门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言情小说 2019-05-16

主角是凉安夏槿小说名字叫《情深几许共白首》作者青柠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许共白首在线阅读全文讲述:夏槿从出身就是悲哀的,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不算什么,主要的是自己有个家暴酗酒的父亲,懦弱的母亲忍受不住他的毒打了,最后就剩下她一个人,被凉安带回家之后发生的一切都是他们没想到的。

情深几许共白首免费阅读

“你说的对。半岛。我该离开,因为夏槿还需要我。”
凉安的声音透露着一股冷。
半岛心里既喜悦又难过。
“是啊……夏槿对你是那么的重要。所以,凉安,快走吧。”半岛轻轻的笑了,然后闭上眼睛,不让泪水再流出来。
凉安……你该离开了。
你本来就不应该来的,你看啊。你来了之后全身都是血。
你可从来没那么狼狈过呢。
凉安,永别了。
别忘记了……我最喜欢你哦。
雨飞水溅,迷潆一片。
雨水砸在地上的声音响彻耳畔。
“咚——”
时间仿佛都在这一刻停止了。
刺耳的雨水声混合着凉安的声音一并传入半岛的耳中。
“半岛,你对我……也很重要啊。”
泪水决堤。
奔涌而出。
她清亮的眸子倒影着跪着的凉安。
高贵的他,自尊心强的他,一而再,再而三的为了她放下尊严。
值得吗凉安……?
明明都说了快离开的啊……
怎么就……那么任性呢?
你可是……视尊严如生命的男子啊……
“滴——”
凉安的鲜血滴落在冰冷的地上。
雨水和滴落的血液编织出了一首暗蓝的悲哀。
“砰——”
“砰——”
“砰——”
钢铁一下又一下的砸打在他的身上。
他的脸色苍白的仿若一张白纸,就连原本通红的左脸也瞬间变的惨白。
哭不出声来,半岛已经痛苦的哭不出声来。
半岛怎么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自尊心强的俊美少年此刻满身是血的跪在她的对面。
不知道凉安被打了多久,半岛只知道原本倾盆大雨渐渐停止了。
就如同凉安的生命。
凉安再也忍受不住,痛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他就那么一动不动的倒在地上,没了声息。
五个人看了凉安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又踹了几脚,发现没反应后,就对持刀男说:“小子,已经解决完了,你自己收拾残局吧。”
五个人走了后,持刀男看了看满身是血的凉安还是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凉安的身下流淌着一面血湖。
凉安已经没有力气了,他动一下全身都仿佛散架般疼痛。
眼睛已经被打的成青紫色了。
鼻子里嘴巴里都在流着血。
耳后根也在流着血。
后背已经被背上的伤口的血液染红了。
他深黑色的碎发沁湿在血液中。
耳边嗡嗡响。
持刀男小心翼翼的走到凉安面前,看到他没反应才疯狂的大笑起来。
走到凉安身旁,一把抓住凉安又黑又带有血色的头发抬起来,疯狂的尖叫出声,“看到没!看到没有啊半岛!这就是你最爱的凉安!全校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啧啧啧!现在这幅模样真是够窝囊啊!”
半岛的声音像一只乌鸦般变的难听,她说:“你放过凉安吧!你要报复我就报复我一人啊!”
持刀男冷笑,“现在后悔有用吗?项链能完好无损吗?真可悲呢半岛!你也有求我的一天!我等了一年好不轻易有机会让你变成这幅鬼模样!我怎么可能舍得放弃这种难得的机会呢?瞧!我要开始了哦!”
“咚——”
“咚——”
“咚——”
他抓着凉安的头发,把凉安的头狠狠的砸在冰冷的地上,嘴里发出刺耳的笑声。
等他砸累了的时候,凉安的眼睛已经闭上了。
凉安……死了?
满身的血,满地的血,都是那么的悲哀。
持刀男终于害怕了,他站起身来,慌张的后退,却不小心一脚踩到凉安的左手。
“咔嚓——”
清脆的声音响在这极为安静的仓库里。
倒在地上的凉安一动不动,没有皱眉,也没有叫出声来,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果然。
凉安……死了。
半岛撕心裂肺的痛哭,哭到喘不过气来。
停止不了的哭!
压抑不住的哭!
撕心裂肺的哭!
全世界都静静静的,仿佛只有他们两个人。
只有半岛和凉安……
凉安……多想再看一眼你黑宝石般的眼睛……可是,你怎么就闭上了呢?
凉安,我还是那么想问你一次,这么做,值得吗?
凉安啊……对不起……
我叫你去死那只是气话啊……你怎么就当真了呢?
凉安,你不是一直都为了夏槿忽视我吗?那么今天……为什么不像以前那样做!
我明明不想你死的啊!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
凉安!我一点都不稀罕你救我!你怎么就是不逃啊!
凉安,你不是有洁癖吗?那快爬起来,快离开这肮脏的地方……
凉安……
凉安……
我好痛苦,我好难受,我痛苦的好想快点死去,怎么办呢凉安?
凉安……多想再看一眼你黑宝石般的眼睛。
好想再看一眼你眼中的温柔。
可是……
是不是再也没有机会了呢?
脚步声越来越近,才把半岛的灵魂从远处拉回来。
眼前是挥着闪耀着光线的尖锐小刀的持刀男,他阴狠的说:“反正最终要么坐牢要么被判死刑,还不如把你也杀了!凉安那蠢蛋,亏他还是全市第一名!结果蠢的要死,还真以为老子会放过你?别可笑了!”
半岛没有持刀男脑中所想的那般哭着骂他或者求他,而是笑着说:“嗯。杀了我吧。”
那笑脸中带着幸福,清亮的眼睛是他从未见过的光彩。
半岛笑了,那笑脸如同冬日里的暖阳般暖和、刺眼。
能陪凉安一起死……也不错啊。
“那你就去死好了!”
持刀男眼眶泛红,挥起小刀。
半岛满足的闭上了眼睛,脸上有着笑脸。
凉安,这辈子最遗憾的事就是没有真正成为你的新娘。
凉安,很神奇吧,我们一起出生,现在也要一起死了呢。
啊……怎么办才好呢?光是想想都想微笑。
虽然到现在也没能有机会和你一起看日出,但是能和你一起死……已经很满足了哦。
那么……凉安,下辈子我一定要成为你的新娘。
一定要……
成为你的新娘。
…………
“森屿!你难道一直没睡觉?”森妈妈打开森屿房间的门。
躺在床上的森屿吓的连忙把手机放在身后,有些生气的说,“妈!你进来怎么也不敲门!”
森妈妈还是有些害怕以前森屿的急躁性格,蠕动了一下嘴巴,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把灯关了,然后走出房间,还细心的为森屿关上了门。
森屿松了一口气,然后继续掏出手机,看着手机里的无数张照片,眼里饱含了温柔与幸福。
每看一张,他都会认真的看好久好久。
“哗哗哗——”
窗外传来扰人的声音。
森屿看向窗外又下起的倾盆大雨,忍不住皱起眉头。
“又下雨了啊……”
…………
……
“滴……”
“滴……”
“滴……”
鲜血一滴又一滴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半岛惊慌的抬头,眸瞳猛的睁大。
男生的左手紧紧握住匕首,脸色苍白的仿若死人。
然后,抬脚踹向持刀男的腹部。
持刀男吃痛的摔倒在地,凉安冰冷的眸子没有一丝温度,空洞的毫无焦距,握着匕首的左手狠狠一甩。
锋利的小刀被甩到别处。
手掌被划出长长的口子,鲜血汩汩的往外流着。
他踉踉跄跄的一步一步走向持刀男,蹲xiashen,眼神无焦距的一拳又一拳的打着不停求饶的男生。
阴云密布,响雷一个接着一个,闪电在天空中闪着。
乌云连成一片,像***的黑布遮住了天空。
雨水砸在地上啪啪直响。
又是一个霹雳,震耳欲聋。
直到持刀男被打的脸上是血昏倒在地时,凉安才停止,站起来,空洞的眼睛望着地上的男生。
全身都在流淌着鲜血的凉安仿佛散架般的人偶,踉踉跄跄的、一步一步艰难的朝仓库外走去。
半岛哭着大喊,“凉安!凉安!”
凉安没有转身,就那么一步步艰难的走出去。
他没有替半岛解开绳子,半岛害怕凉安有生命危险,可她却寸步难行。
只能撕心裂肺的哭着喊凉安的名字。
“啪啪啪——”
豆大的雨砸在凉安身上,与那殷红的鲜血融为一体。
透明无色的雨水冲刷了凉安身上的血液,却怎么也冲刷不完。
凉安走的很慢很艰难。
他每走过的地上都会有鲜血。
雨水飞溅,迷潆一片。
凉安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迷雾般的大雨之中。

情深几许共白首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一缕朝阳缓缓射进窗内。
女生抱住兔子玩偶,小鹿般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望着窗外。
干燥的嘴唇慢慢张开。
“我的哥哥,他没回家。”
……
后来,凉安离开没多久以后警察就来了,半岛知道是凉安打的电话。
但半岛却不知道为什么凉安不直接给她解开绳子,不过后来,半岛终于明白了。
……
持刀男被关进少教所,可凉安却一直没有回来。
她找了全部的地方……都没有找到。
从妈妈口中得知了陈若星死了的时候,半岛才恍然大悟,明白了全部的一切。
凉安他之所以忍受凉安之那么多年只因为他要等他的妈妈回来。可凉安最后终于等到了,却也永远的失去了。
所以他从陈若星死的那一刻早就打算好了要离开吧……
哈哈……凉安,不给她解开绳子也只因为怕她拦住他送他去医院吧?所以在确定没有人会伤及她时为她报警然后离开……
可是凉安,满身是伤的你能去哪里呢?
半岛很难过很难过,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好久好久,也不去上学。
半岛从不喜欢哭,可是每当醒来的时候枕边却湿了一大片,眼睛肿的像核桃。
她在等……她在等凉安回来。她相信凉安会回来的。
……
夏槿病倒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凉安之在开会的时候匆匆赶回了家。
看到床上脸色苍白的夏槿,凉安之心里一阵疼痛,“小槿,不是说了爸爸找就可以了吗?”
夏槿虚弱的睁开一双眼睛,努力的扯起一抹笑脸,“我想哥哥。”
她无时无刻都想见到凉安,无时无刻都想。
所以每当放学了她都不回家,而是满大街的跑,满大街的呼喊着凉安的名字。
直到昨天,在大雨中奔波劳累了一天的她终于支撑不住的昏倒在地。
凉安之沧桑的双眼渐渐湿润,时光的影子在他脸上刻下了痕迹,“凉安他可能去朋友家了,小槿你不要太担心了,爸爸答应一定会帮你找到凉安的,但是前提是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夏槿仿佛困了般,微微垂下眼睑,笑着说,“爸爸……你真好。假如妈妈也在身边该多好啊……”
凉安之全身颤抖了一下,随后失落的垂下眼睑。
一滴透明的泪无声的滴落在光滑的木板上。
凉安之放下公司的重任一直陪伴在夏槿身边,半夜都会醒来替她换掉额头的毛巾。
待夏槿病好后,凉安之给她买了许多的玩偶和衣服,还带她去了游乐场。
即使过程中夏槿都没有笑一下。
夏槿整日闷闷不乐,凉安之为了她着想也就没让她再去上学,而是请了家教。
凉安之也逐渐发现夏槿不再爱笑了,只有那个叫森屿的男生来时,眸中才会绽放出光彩,嘴角才会有一丝笑脸。
每一天夏槿都会问凉安之同一个问题:凉安回来了吗?
他已经派了许多人去找了,可最终仍没有结果。
在不同地方的夏槿和半岛有着同一个习惯。
半岛喜欢站在窗边仰望蔚蓝的天空,而夏槿也是,她喜欢抱着凉安送她的兔子玩偶站在凉安房间里的窗户边仰望天空。
她们有时一站就是一天。
心里所想的都是那一句:
凉安,会不会在此刻和我仰望同一片天空?
半岛和夏槿都在等凉安回来,都在坚信凉安一定会回来。
直到那一天——
一则新闻彻底打破了她们的希望。
半岛一如既往埋头沉默不语的吃饭时,液晶电视机播放着一则新闻。
新闻里的目击者男子称自己在海边看到一个满身是血的穿着蓝色衣服的男子坠海。
半岛拿着筷子的手无力松开,筷子掉落在桌子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而此刻,夏槿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电视机。
镜头慢慢转换,夏槿清楚的看到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少年躺在冰冷的地上。
即使少年的头是歪侧着的看不到脸,可是夏槿怎么会忘记,这件衣服就是凉安消失的那天所穿的那件。
据报道少年由于流血过多和受冻早已死亡。
泪水无声的从脸庞滑落下来。
夏槿昏倒在地上。
等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凉安的那张脸。
脸色苍白的夏槿终于笑了起来,可是下一秒笑脸凝固在嘴角。
哦。
不是凉安啊……
她痛苦的咳嗽了几下,才艰难的开口问:“爸爸,你问到警察了吗?那个……少年是凉安吗?他才不是哥哥对吧?哥哥从来也不会轻生的……一定只是和哥哥碰巧穿了相同的衣服,对不对?呐,爸爸,他不是哥哥对不……”
夏槿忽然停住,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睁着一双湿润的小鹿般的眼睛望着凉安之。泪水从面前这个饱受沧桑的男人眼中流出,他竟像个孩子般哭了起来。
夏槿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睁大了双眼,喘着粗气,剧烈的咳嗽着。
凉安之慌张的急忙叫来家庭医生,泪水还挂在脸上,忘记了擦拭。
凉安之顺着夏槿的意思去找了那个死去的少年,当看到那个少年时,凉安之本该喜悦,可是却哭了。
他做了那么多,难道都错了吗?
他给少年布置了一场豪华的葬礼,他也要对病重的夏槿说一声:“对不起……”
因为。
那个人是凉安。
……
半岛从被警察送回来时未说过话,以至于忘记了怎么说话。
她日渐消瘦,眼窝也深深凹***了。
班里同学来看望她,她从未见她们,只是呆呆的望着天空。
夏天她从不出门,只有冬天的时候她才会坐在小院里的秋千上,身体随着秋千往返晃动。
她不喜欢夏天,就如她不喜欢那个叫夏槿的女孩。
半岛最喜欢看天空。
因为总是能出现出凉安那张布满温柔的脸。
呐。
凉安,
在天国还好吗?
对不起……
竟然到最后也没有问你……
凉安,痛吗?
…………
……
又是一个严寒的下雨的冬天。
半岛撑着下巴望着乌云遍布的天空,眸中毫无光彩,一片空洞。
不知道看了多久,半岛才终于低下头,望着楼下站在大雨中看着她的森屿。
豆大的雨水砸在他的身上,柔顺的碎发紧贴在脸上。
半岛空洞的眼神望了他一眼,随后转过身,躺到床上。
森屿天天都会来找她,她每次都会拒绝见他,而他不管刮风下雨都会在楼下等她。
半岛不想见谁,她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可泪水还是顺着眼角滑落下来。
脑海中闪过无数的碎片。
……
小半岛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头上带着王冠的发箍,小凉安穿着白色的衬衣牵着小半岛的手走到前方的男孩面前。
小森屿咯咯咯的笑出声来,“半岛要和凉安结婚啦!”
小半岛瞬间脸红,气鼓鼓的瞪着森屿,“森屿,错了啦!我听电视里不是这样讲的!”
小森屿笑了一下,然后用小小的手点着嘴唇,在作思考状,好半天才蹦蹦跳跳的欢呼起来,“我想起怎么背了!”
于是小森屿重重的咳嗽了一声,然后庄重的挺直腰,说,“那么!就正式开始了!”
小半岛紧张的重重点头,而小凉安则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
假如不是小半岛硬要拉着他陪她玩,他才不会玩这种无聊到极致的过家家。
“主啊,我们来到你的面前,目睹祝福这对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男女,照主旨意,二人合为一体,恭行婚礼终身偕老,地久天长;从此共喜走天路,互爱,互助,互教,互信;天父赐福盈门;使夫妇均沾洪恩;圣灵感化;敬爱救神;一生一世主前颂扬。”小森屿按照昨天晚上背的结婚词流利的背了下来。
小凉安忽然看向小森屿,然后说:“背错了,是敬爱的救主。”
小森屿愣了一下,然后抓狂的跳起来,“有什么关系啦!反正都一个意思!”随后,又装成大人的样子咳嗽一声。
小森屿目光闪烁着光线看向小半岛,说:“半岛,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小半岛睁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回答:“我愿意。”
小森屿又问凉安:“凉安,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小凉安沉默一会,“嗯。”了一声,让小半岛和小森屿都无语的瞪向他。
这场过家家于是就演变成了小半岛和小森屿一起说小凉安性格太内向,太木头等。
小凉安也不在乎他们说什么,只是靠在墙上,双手插兜的低着头。
……
想到这,半岛忍不住笑出声来,可笑着笑着她却哭了。
而此时,她才发现黎明已经到来。
她一如既往的去窗边仰望被洗刷过的蓝天,然后低头,眸瞳猛的睁大。
她着急的转身,朝楼下跑去。
跑到昏倒在地的森屿旁边,半岛红肿的眼又再次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她全身颤抖的蹲xiashen,手指尖在剧烈颤抖。
触到他的脸却像触摸到千年寒冰似的。他的嘴唇早已冻的乌黑发紫。
半岛痛苦的大喊:“爸爸!快过来帮忙!”
……
而在另一个地方,靠吸氧管呼吸的夏槿躺在冰冷的床上,手上插满了无数的针管,她喘着粗气,脸色苍白的仿若盛开的牡丹花。
眼皮沉重的快要闭上,她艰难的张开干燥的嘴唇,虚弱的说,“爸爸……我想见森屿……”
凉安之心疼的握着她的手,眼睛微微湿润,“我去森家看过了,森屿不在家。”
泪水悄无声息的从夏槿眼角滑落。
一年后。
冬天。
在某个地方,一个男生穿着脏兮兮的有些破旧的单薄的衣服费力的搬动着石块。
那双修长的手指长满了茧。光洁的额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水。
一个中年男人走过来,说:“小忆,你的左手还好吧?休息一会儿吧?”
男生摇了摇头,吃力的继续搬石头。
男人叹了一口气,明白他的倔脾气,也不再多说什么。
冬天了这个男生却还是只穿一件夏天时才穿的单薄衣服,大家资助他衣服他都不愿意接受。
每次都那么卖力的工作,按照他的想法就是既可以一边工作又可以强身健体还可以消解寒意。
终于到午饭时间,别人都吃着盒饭里美味的食物,可男生却坐在角落里啃着硬邦邦的馒头。
他抬头望着蔚蓝的天空,漆黑如夜的眸瞳深不见底。
前面忽然传来脚步声,男生朝前面看,眸瞳猛然睁大。
穿着西装的男人低下头望着男生,笑脸在嘴角逐渐扩大。
“终于找到你了,凉安。”
…………
……
二年后。
雨淅淅沥沥不停地下着,像是在窗了一层帘子。
女生面无表情的收拾书,然后背起背包朝教室外走去。
刚踏出教室门,手腕被抓住。
半岛冷冷的转过头,凌厉的目光冰冷的望着禁锢住她手腕的人。
森屿受伤的神情清楚的映在她的眼中,他说:“今天我生日……你不来吗?”
半岛甩开他的手,冷笑,“森屿,开生日聚会这种事已经很幼稚了,而且你不是应该去医院看你的女朋友么?”
森屿痛苦的垂下睑,“你应该知道的……我并不是想开生日聚会……而是……”
“算了吧森屿,我并不想再替别人过生日这种无趣的事情了,四年了,我缺席凉安的生日已经有四次了!以后他的每一次生日我都参加不了了!”半岛说到最后,忍不住吼了起来,然后,赤红着双眼转身离开。
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半岛,森屿也不去追,只是低垂着头,自嘲的说,“所以……你其实还是没有原谅我的吧?”
背脊猛然僵住,半岛转过身,不可置信的望着森屿。
森屿长长的碎发遮住了他的一半脸,以至于看不清他的表情。他双手紧握住,声音中带着一丝怒气,“所以说,半岛你根本就没有原谅我!”
“不!才不是你说的那样!”半岛眼眶渐渐湿润,“森屿你根本就什么也不懂!我原谅你了!只是原不原谅现在又有什么用?!”
“那么,陪我过一次生日就那么难吗?你说你没有为凉安过生日有四年了!那你知不知道你没有为我过生日已经有整整11年了!”森屿猛的抬起头,那双往日里璀璨夺目的眼睛如今蓄满泪水。
半岛愣在原地,拿着背包的手无力的一松。
“哐——”
背包重重的砸在地上。
半岛慢慢的笑了起来,就连那双空洞无神的眼睛此刻也成了月牙状,她轻柔的声音与窗外的雨声混为一体,“好。”
……
雨越下越大,越下越猛。天地间迷蒙蒙的一片。
而就在这下雨天,却有一道极为漂亮的风景线。
男生为女生撑着伞,女生在原地蹦蹦跳跳的似乎在跟男生比身高。
女生笑着捏男生的脸,脸上的笑脸仿若盛开的花朵般漂亮,那是比阳光还刺眼的笑。
半岛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笑过了。
森屿把伞都往半岛那边挪,以至于自己的肩头早已湿了一大半。
半岛笑着说,“森屿,我们去小吃城去大吃一顿吧!”
“嗯。”
小吃城上空专门有玻璃,所以雨拍打在玻璃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但也把小吃城里人们的喧闹声掩隐隐约约盖住了。
半岛像个孩子般拉着森屿的手一会朝这边跑,一会儿又朝那边跑,嘴里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她买了一个丸子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塞进森屿嘴里。
森屿被烫的走来走去的呼气。
“哈哈哈!”半岛站在原地笑的直不起腰来,就连眼角都笑出了泪。

情深几许共白首(凉安夏槿)热门章节免费全文阅读这本小说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十分适合在闲暇的时光里读上一读,实力推荐给读者们。

推荐阅读指数: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