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没有转正的皇帝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没有转正的皇帝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青青校园 2019-02-16

书籍便是这种改造灵魂的工具。人类所需要的,是富有启发性的养料。而阅读,则正是这种养料。一本好的小说能洗涤心灵,没有转正的皇帝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带给你,公元前662年八月鲁庄公薨,季友辅助公子斑即位,庆父从中作梗,不让公子斑住进宫廷,让公子斑住在舅舅家里,十月己末庆父派人杀公子斑······《左传》云:庆父不去,鲁难未已,故事就从今晚开始······

没有转正的皇帝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庆父发动政变,包围了已经继位为君的公子斑,预备将其杀害,公子斑八月继位为鲁国国君,上将军庆父一直以宫廷需要办丧事为由,不让公子斑入主宫廷,今晚却以公子斑继位两月余,未曾上朝为由,并且有欺侮太后哀姜之嫌,太后下令:“诛杀公子斑,另觅明君。”

公子斑的舅舅,左将军党离不服,一面率众保护公子斑,与庆父激战,一面又派人禀告大司农季友:庆父作乱,加害国君,一旦季友率兵赶到,庆父未必能得逞,

要害时刻,庆父的内应——公子斑的养马官公输荦,忽然举刀刺向公子斑,此人力大无穷,一刀下去,扎进了公子斑的软肋,这一刀是用尽全身力气,差一点连刀把都扎进公子斑的腹腔里,公子斑扭头说了几个字:“你敢杀君——”随即从马上栽下来,倒在血泊中········

庆父马上高喊:“左将军听令,公子斑已死,尔等不必再为公子斑卖命,放下战刀,本将军既往不咎。”

恰在此时,一个现代人的灵魂悄然进入公子斑的体内······

就在刚才,现代人纪班被人暗算,魂魄就到了阴曹地府,纪班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就要求查明真相,

阎罗王看了一眼纪班,很不喜悦地:“你,你就是纪班?”

“我就是,我就是纪班,”纪班这回不敢大意了,这是最后一道伸冤的关卡了,错过这道关卡,就永世不得翻身了,

“***,”阎罗王骂了一句,纪班也不敢吭声。,阎罗王就问身旁的鬼秘书:“纪班是怎么死的?”

“***,跳楼***,”旁边的鬼秘书,头也不抬地说,

阎罗王:“下地狱,***的人,纯粹是没事找事,浪费了自己的性命,也浪费了别人的时间,就给你下二层地狱吧,”

“冤枉啊,阎罗王,我不是***,我是他杀,我不能下地狱,”纪班大呼冤枉,

秘书很不喜悦:“谁给你证实啊,你看看,这人间给你开的通行证理由,你自己看,不是信口无凭的。”

纪班从鬼秘书手里接过证实,仔细一看:

阴曹地府:

此有纪班一枚,处男,因工厂倒闭,导致精神郁闷,酒后失足,摔下高楼而亡,故此说明,请予以办理阴间身份证,通行证。-阳间警察署

秘书冷笑着:“这下,你无话可说了吧?”

大事不妙,白纸黑字血红的公章,百口莫辩呀,纪班赶紧把一个硕大的金元宝,塞到了阎罗王的口袋里:“阎罗王万岁,本小鬼,真的冤枉啊,我真的是他杀,我活得好好的为什么***呀,我二B呀,我***呀?”

阎罗王摸摸口袋里的硬货,伸手捋了一下自己胡须,追问一句:“确实是他杀?”

“阎罗王万岁,假如不是你他杀,您老就把我千刀万剐了。”纪班急了,赌咒发誓都用上了,

阎罗王转身对秘书说:“查天眼,”

纪班乐了:“你们有监控?”

“你以为就你们阳间有啊?我们的监控才是真正的天眼呢,只要你有冤,终将大白于天下。比你们阳间先进多了,”说到这一点,阎罗王非常的自豪,

鬼秘书开始播放,纪班死亡前的一段录像,

监控里出现了这样的画面:

周庆夫,纪班两个人一起出现在这个楼顶上,······

我到这个地方来干什么呢?为什么来到,纪班努力回忆着,纪班终于想起来了,是周庆夫约自己来的,,

周庆夫提了几个小菜,提了一瓶酒,一起放到楼顶上,周庆夫请纪班喝酒,纪班没有端杯。就是不领情:“你叫我来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有人把我告了,我想我在坐牢之前,找到被我坑过的兄弟赔个礼,就是坐牢心也安呀。”周庆夫道:“老弟,哥自己喝,对不起你啊,我把你的女朋友挖了。我先喝一杯,算是给你赔礼了。”

纪班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算啦,女朋友就别提了,我再找呗,本公子潇洒倜傥,还找不到女朋友?我希望你就把***的钱都吐出来,把家具厂的牌子树起来,就万事大吉了,否则,会是什么结果,难道还要我说?”

周庆夫道:“这样吧,兄弟,我们就喝一杯酒,表示我们已经恩断义绝,我就去坐牢,退出赃款——”

纪班道:“这倒可以,”说着话儿,就接过一杯酒,一饮而尽摸了一嘴,就把酒杯摔在楼顶上,“啪”酒杯碎了,转要走,?人就咕咚一声倒了下去;

纪班躺在地上,紧闭着嘴唇,紧闭着双眼,周庆夫走上前,踢了纪班一脚:“你以为你是谁呀?跟我斗,门都没有,”周庆夫吃力地,把纪班扛到肩上,嘿嘿一笑:“小子,别怪我心狠手辣,因为我也要生存,我们二人只能活一人,没办法,只能让你去死了,每年的今天,我会给你多烧点纸钱,你就放心地去吧。”

周庆夫把扛肩上的纪班掂了两下:“明天一大早头条消息:纪班跳楼***——,就会传播大街小巷······”

周庆夫扛着昏迷的纪班。走到了大楼的边缘,这时候,整个空旷的楼顶上,就是他们两个人,周庆夫的肩头一立,双手一推,纪班就向楼下坠去······

纪班大叫:“阎罗王,真相大白了,我要还阳——”

阎罗王摸了摸口袋里的金元宝,就对鬼秘书:“把纪班的还阳令牌给他吧,”想不到,鬼秘书春秋时期鲁国太子姬斑给了他,纪班就一下子鲁国去了,纪班还没有弄明白自己变成了谁,人还在昏迷中······

忽然有人大叫:“国君,国君,”纪班尴尬穿越,

国君,喊谁国君,纪班懵懵懂懂的,我和国君在一起?纪班不明白,是在放电影,还是在放连续剧?假如不是,谁会喊国君,只有大臣呀,不对?又有一个男的,声音很苍老,听它大声喊道:“之娴,梁欣赶紧护送国君出京,只怕耽搁久了,国君就有性命之忧,你们走,老夫断后,”

一个女孩子应了一声:“是,左将军,我马上护送国君走,”

另一个女孩子应道:“父亲,你要当心,庆父心狠手辣:”

庆父?庆父不是春秋人吗?纪班想不明白了,我是一个现代人,怎么却跑到两千八百年·前来了?

“我恨不得杀了这个乱臣贼子,”哪个男人喊叫着,

一个女子快步来到纪班面前连声:“国君,国君,得罪了,我得把你绑在我的身上,才能逃走,”

说着话儿,就有人抱起了纪班,那甜甜的幽香,滋润嗅觉神经,迷迷糊糊的纪班这才意识到,这个女的叫我国君?我纪班成了君主了?还是一个被人追杀的国君。还得逃命去······,这穿的是什么越?人家穿越享福,我穿越逃亡?“

纪班还没有弄明白,人就被提到了马背上,像看看是·什么样的人,力气这么大,一米八二的个儿,体重八十公斤,一下子据让被提了起来,力气太大了,

纪班不知道,自己穿越的人,只有十三岁,体重四十公斤,人家当然提得起了。

纪班拼命想弄明白,我是个现代人,怎么成了国君,什么年代的国君?纪班努力想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我是个即将提干的特种兵,却莫名其妙的被退伍了?回家接班父亲,成了家具厂的老板之一,与人合资的?偏偏厂子又倒闭了,我他妈就这么倒霉,这才几天?怎么又成了国君?

我是干什么来的?我成了谁?刚才在地府,好不轻易争得了还阳,那个还阳老鬼,把我还阳到什么地方来了?

纪班极力想弄明白,我成了谁?人已经在马背上颠颠簸簸出发了。容不得他多想了,不管成了谁,都得跟着走了,自己似乎做不了主欸,我这不是成了·被绑架的国君了,由不得你做主,人家逃亡,你就得逃亡。

纪班不知道,这是公元前662年冬十月己末日深夜,纪班要是知道,自己穿越到2800年前去了,非吓死不可,这是他要弄明白的事,现在迷迷糊糊的,还没有办法弄明白,一路逃亡再说,

没有转正的皇帝全文阅读

·····经过了一夜的鏖战,一队人马杀出了鲁国的都城——曲阜,一直向东疾走。纪班并不完全知情。想一想,还是不明白

说是一队人马,其实现在只有二十几人的队伍,恐怕还有接近一半是伤员,有的伤腿,有的上了胳膊,所幸的是,他们的坐骑都是无伤的,很健壮,除了东门,就能狂奔······领头的是两员女将,说是女将,其实年龄也就是十三四岁模样的女孩子,第二位女将还背负一个叫做君王的重伤员,就是三个

断后的是一位中年男子,他的身上,已经伤痕累累,坐在马背上,已经显得吃力,但是仍然是咬牙坚持,一边走,一边为自己包扎,

前面的一位女将折马回来,策马来到来到男子跟前,叫了一声:“父亲,孩儿来断后,父亲去也,”

男子摇摇头:“娴儿,听为父一言,你们年轻人速护皇上进入笔架山即可,为父老矣,只有一死了,以谢国君了,保驾不力,致使国君遭此灾难,为父有罪啊”

“父亲千万莫说这话,还是庆父太可恶,利欲心膨胀,自己想做国君,才做出这等僭越之事,保驾护航,吾等已经尽力了,怪不得父亲。”女儿不大,以为就是十三四岁的模样,说起话来却铿锵有力,

这位父亲便是当今鲁国左将军党离,鲁国国君公子斑的亲舅舅。美女将军就是党离的闺女党之娴,也是鲁国国君公子斑的亲表姐,公子斑正式登位将娶其为妻,也就是王后了,

己末这天晚上,大司马兼上将军庆父冒天下之大不韪。起兵讨伐当今的鲁国国君公子斑。妄图诛杀公子斑,公布废除国君,预备自己当国君。

党离得知此事,奋不顾身起兵救驾。不反也不行啊,公子斑就住在你的家里,你就是不闻不问,庆父也同样不会放过你,

党离虽为左将军,其部队实为下军。兵力只不过一万略有余,实力不足上将军庆父的三分之一。庆父且有且有右将军费都鼎力相助。上军中军兵力已是五万有余,

党离以一万敌五万,以下军之劣力敌中军和上军之优,无疑是是以卵击石。,没有一点胜算的可能。但党离还是义无反顾地奋起救驾。这次救驾对公子般来说,只能是杯水车薪,但是尽了力,

双方激战了一夜,党离的下军几乎被全部杀戮,就是这样奋力拼搏也没有,也没有保住鲁国国君公子斑的王位。保住公子斑的性命,还是个重伤员,奄奄一息,急需救治。现在还救不了,还得逃命。

这时公子斑的养马倌公输荦暗中下了黑手,他趁公子斑和庆父交战之际,从公子斑背后捅了一刀。若论公子斑的实力确实不及庆父,一功成名就的上将军,一个初出茅庐的孩子,怎能是他的对手,但,公子斑究竟上山学艺五年,功夫与庆父还是有距离的,全身而退的功夫还是有的,

令公子斑想不到的是,自己的马倌背叛了自己,还被自己的马倌,公输荦从背后捅了一刀·····

这时候,纪班的灵魂进入了姬斑的皮囊,

看着公子斑的尸体,庆父大笑:“小子,你不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吗?小子,我早把他买通了,买你这条小命,花了我一万鲁贝呢,怪心疼的,”

公子斑忽然从地上跃起,大怒,举剑刺向公输荦:“我杀了你这个狗奴才,”

庆父挥刀磕飞了公子斑手中的剑,:“小子拿命来,”

公子斑磕飞了宝剑,由于流血过多,公子斑已坚持不住,晕倒在马背上,庆父举起的大刀欲斬公子斑于马上。庆父手中的大刀向公子斑砍下去了,公子斑危在旦夕·····一员女将,手持双锤,一锤磕飞了庆父的大刀,救起了公子斑,然后大叫:“左将军速来护驾,国君没有死——”随即打马飞奔而去,

庆父护着发麻虎丫,望着远去女将:“此人是谁?”

三年前,刚刚十岁的梁欣,被公输荦抱到了一无人处欲行不轨之事,碰巧十岁的公子斑路过,梁欣大声呼救:”救命啊——“

公子斑急命随从:”拿下此贼,“

拿下之后,方知是自己的养马官公输荦,非常生气即命随从:”打,给我往死里打,“

是的,公输荦被打的皮开肉绽,死去活来,最后就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又逢庆父路过公输荦抓住时机求救:”上将军救我,“

庆父就问公子斑:”为什么打他?“

公子斑就把公输荦的罪恶讲了一遍,,庆父有意搭救公输荦,就对公子斑说:”把他交给我吧,我来惩罚他,?”庆父救了公输荦一命,

事后,梁欣拜师学艺去了,一走就是三年,就在今天,师父告诉他:“你的恩人,今晚有难,速去救他吧,”

这就给了梁欣报恩的机会,赶到曲阜,救起了刚刚穿越的公子斑。

刚刚穿越,差一点被杀,如今又被人救了,纪班糊涂了,我到底是谁呀,救我者是谁呀?·其实,此刻的公子斑,已经死亡,是现代人纪班的灵魂顶起了春秋人姬斑的皮囊······就是现代人纪班穿越成春秋人姬斑,

只是,纪班还没有理顺这种间的关系,尚需一点点时间而已,把自己从纪班调整为姬斑。

此刻能够救驾的只有党氏父女了,而党氏父女已经看到公子斑的危情了,可是他们无力分身,党离正被右将军费都截住厮杀,根本无法抽身救驾。

党之娴又被庆父的部将截住厮杀。而刚刚从公子斑手里逃得一命的公输荦,就是刺杀公子斑的养马官,也加入围歼党之娴的行列中来,想救驾,可有心无力呀,心急如焚呀。

正所谓天无绝人之路,就在庆父的大刀就要落下去时,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公子斑十分危急之时,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庆父的阵营里,忽然杀出一员女将,飞锤磕开庆父的大刀救起了公子斑,一声吆喝:“驾——,”打马而去。救人速度极快,

一见公子斑被救,党离大叫一声:“娴儿,快撤,保护国君,”

费都横枪拦住:“想走,没那么轻易,”

党离一声冷笑:“就凭你?”党离完全不理会费都刺来的长枪,挺起长矛直取费都的喉咙,这是以死相拼,两败俱伤的拼命打法,你不怕死,你也赔上性命这样干,刚才还顾虑国君,现在国君已经安全了,就没有顾虑,单挑费都,还是有把握的。

要害时刻,费都犹豫一下,头一偏,想让过长矛,不料党离早有预备,长矛一沉,刺中了费都的右侧肩胛骨,将费都刺于马下,党离挺起长矛,预备结果费都,

费都的副将大叫:“放箭,保护将军,”

费都的弓箭手,弯弓搭箭,一阵箭雨射向党离,党离的卫士长大叫一声::“为将军挡箭——”随即率领一干卫士手持盾牌冲到党离的前面,党离得以脱身,率众从容撤退。留下的卫士就被庆父屠杀了,

被这一变化惊呆的的庆父,傻愣愣奔驰而去的女将,不禁自语:“此女将是谁?”

公输荦便对庆父耳语:“此女乃我们的***,大司徒梁丑之女。梁欣是也,”

“是她——?”看着梁欣飞马而去,庆父气得但是七翘生烟:“气死老夫了,气死老夫了,这个大司徒怎么管的女儿。我找大司徒算账去。我刚刚把你提拔成为大司徒,你的女儿竟然背叛我。不对呀,竟然是梁丑的女儿,我怎么不熟悉?”

公输荦连忙解释:“三年前,梁欣拜师学艺去了,这三年一直未归,想必是今晚刚刚下山,”

“你小子怎么这样清楚?”庆父一拍脑袋:“本将军想起来,就是三年前,被你调戏的那个丫头?”

公输荦点点头:“正是因为此事,公子斑派人抓住了我,打得我皮开肉绽,要不是将军搭救,我恐怕已经是骨头上黄锈了,坟头长草了。”

“彼此彼此,你不是扎了公子斑一刀吗?”

“上将军,我就不明白,六十公分刀明明扎进了公子斑的肚子里,肝脾肚肠都应该被穿透了,怎么会活过来呢?”

“我也不明白,也需都扎到缝隙中间去了吧,”

一员部将过来问庆父:“上将军,公子斑跑了,党离,党之娴也跑了,我们怎么办?追还是不追?”

庆父摇摇头:“本将军早有安排,就让他们逃,我们不追去,公子斑跑不脱的,等他们逃出去几分钟以后,很快就被劫杀了,我们还是先绝后患,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我要把党氏家族,党氏军队全部杀光。公子斑失去支点,就算公子斑逃脱了,孤身一人,还能成什么气候?“

梁欣救了公子斑之时,党氏父女根本无法分身去救公子吧!幸亏梁欣的出现,才救了公子一命。

党离一见公子斑被救,连忙大叫一声:“闺女,我们撤。”党离和女儿一起去追赶女将军去了,他们要保证国君的安全。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没有转正的皇帝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