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苏稚秦少宬是哪部小说 始共春风轻易别完整章节在线阅读链接

苏稚秦少宬是哪部小说 始共春风轻易别完整章节在线阅读链接

言情小说 2018-11-09

始共春风轻易别:投宿客栈,福婆会拉着鹿鸣说话,究竟不是太熟,话题不一定有,福婆就聪明的让九象说山里的事情。间或猎户也说他知道的打猎趣事,气氛到也融融。白日行路的吃食,则全归了九象...................

始共春风轻易别第46章

九象和鹿鸣自然也坐一起说了话。九象是向鹿鸣表示歉意,他很直白的对鹿鸣说,“我母亲一直想替我寻一门亲事,遇着她看对眼的姑娘,难免唐突失礼了,请姑娘毋恼毋怪!”
鹿鸣听此话,抿嘴笑笑,她已经猜出来了。但她没有想到九象如此的坦白点出此事,鹿鸣微笑着摇摇头,“无妨的。”还乐呵呵的打趣,“难得被你母亲看对眼,我应该觉得喜悦才是!”
九象朝鹿鸣看看,笑了。
渐近赤石,鹿鸣和九象母子就不再同路了。鹿鸣到家,九象母子则还有一天的路要赶。
“不如,就在我家歇一夜,明早我让钱大叔送你们!”鹿鸣看看天色,诚心作邀,“现在赶路,只怕到家得很晚了,婆婆身子骨只怕吃不消!”
福婆本不想拒,鹿姑娘邀请,这是难得的机会,但一想,八字都还没有一撇,如此就进姑娘家,不是这个理。这一路来自家九象和鹿姑娘算是熟了,以后,可以慢慢来。只是福婆还没有开口拒绝,九象这一次却是先自答应了。
“那就麻烦姑娘了!”九象拱手道。
鹿鸣的回家,令村里和鹿宅都热闹了起来,冬时大家都歇在家,见有驴车来,自然纷纷注目。九象他们面生,猎户也不怎么熟悉,但揭了帘子一脸兴奋的小杏和驴车大家还是认得了。就纷纷有人前来招呼着,“啊呦,是鹿鸣回来了吧!”
“大家都来看啊,鹿鸣从麦州看巫神娘娘回来了!大家都来沾沾福气!”
这吆喝声一起,屋里的人出来,屋外的人站起来围过来,小孩子们更是来瞧热闹。这些人谁都想去麦州,但去轻易,这一路的吃喝开销和到麦州的投宿费用却不是他们负担的起的,故而想去,却都又去不成。
如吆喝的那婶子说的一样,大家过来,都是想沾沾鹿小姐从麦州带来的、巫神娘娘的福气呢!
鹿鸣也已从车里坐到车外,然后下得车子,她笑嘻嘻的和村里人们打招呼,又将一早就预备着的东西分给孩子们和相熟的相邻们。
礼物不算珍贵,都是吃的糖果点心,但家家户户都有份。
鹿家富裕,这点钱还是花的不心疼的。
老阿婆自然也得了消息,快步来迎。老远见和大家伙围住自家小姐,眼睛一下就湿了。小姐似是瘦了。
老阿婆用袖子抹去眼泪,快步朝前去给鹿鸣解围,声音高起,“我家小姐才回来,都还没有歇着呢,大家让让啊,让我家小姐先歇歇脚,明日啊,大家在上门听我家小姐说麦州的事啊!”
大家伙都乡里乡亲的,想想也是,人家才回来,车马劳顿的。
就都笑着让了路。
“小姐!”老阿婆近前鹿鸣,手颤巍巍的握住鹿鸣的手,眼睛一眼不错的看鹿鸣的脸,“真是瘦了!”
“恩,您也廋了!”鹿鸣一本正经的看看老阿婆,也道。然后噗嗤一声,都笑起来。
..........
“小杏,你来!”
九象母子投宿,老阿婆自然要打听打听。不问鹿鸣,自然问小杏。
“他们是......?”
小杏就将客栈遇见和路上的事情一一说了。
“原先就认得的啊!”老阿婆想了想,也没有想起里小姐什么时候熟悉得这对母子,听小杏提起那个是什么山什么村,就想到了海棠。
海棠的伤恢复了大半,但是伤筋动骨的,还是得多躺躺。老阿婆就扶了海棠静静的来认九象。
海棠认得九象和福婆,就将小姐求蜂尾蜜的事说了。老阿婆这才将事情弄清楚。只道一声,这小哥人看着到真不错。
入夜时候,福婆和老阿婆聊了起来,俩老婆子也不知道说起了什么,哈哈哈哈在那笑的前俯后仰的。
九象在屋子里听的真切,看着匍匐在锦毯上的小鹿,淡淡道,“娘很久没有笑的这么喜悦了!”
小鹿动动耳朵,瞄九象一眼又合了眼。
“别装睡,我一直不理解,你为什么,不喜欢这位鹿姑娘?可你又跑那么远的路,大晚上的要过来瞧瞧她?啧啧,你这个小东西,在想什么?”九象忽的蹲到小鹿身边,伸手拍拍它的脑袋,笑问。
小鹿哪里会回答它,有些不耐烦的甩甩脑袋,站起来,走远几步,复躺下。
这是不想跟九象说话啊。
“闹脾气啊!”九象啧了一声,扬扬眉,“可我娘挺喜欢鹿姑娘的。我娘也想我也喜欢他,追了她当媳妇呢!”
小鹿瞪大了黑黢黢的眼睛看着九象,然后又站起来,走的更远一些,嫌弃的看了下九象,才又躺下。
“小东西!”九象笑笑。
第二日,鹿鸣让猎户送九象母子回家,她自己,则是借一下旁家的车夫和车子。
九象推辞了,“若姑娘不嫌弃,我们便同你一道进城,我原也打算购置一辆驴车,正好赶巧!”
“如此啊!”鹿鸣笑笑,“那也行,你安排方便就好,但婆婆身体是最先要顾着的。你可别是跟我客气!”
福婆也不好意思如此麻烦鹿鸣,忙道,“是真打算要购置驴车呢!这一路来才更晓得,有个畜生拉车,比人推那是真省事不少的。”
如此,九象母子就同鹿鸣一道进了城。在九象说可以的位置,猎户安放下了九象母子。
“虽说父母兄长都故去了,可家境竟是如此之好,而且,还在药院读书啊!那以后,是能当药婆的人物呢!”福婆站在原地,由九象搀扶着,喃喃道,她此刻到有些觉得自家高攀不起鹿姑娘了。
但天下母亲都是看自己的儿子是最好的,福婆也不例外,她很快的就笑起来,挨近九象,“但再好的家境地位,都不如有个知冷知热的伴儿,九象啊,你要是真心能对鹿鸣姑娘好,娘到觉得,鹿鸣姑娘真不错。以前那些姑娘,本来自家就一般,尚嫌弃我们家贫,就是不嫌弃家贫的,也不愿意过来照顾我这瞎眼婆子,但鹿姑娘家什么都不缺,却依旧能礼待我们母子,昨儿,她还亲自端了洗脸水过来呢,娘眼瞎,心不瞎,这姑娘心是真的善!”
九象点点头,嗯一声。
“嗯嗯嗯,就知道嗯,你之前怎么诓娘说这姑娘住在邻村呢?还说你去瞧过。难不成,你没看上人家?”福婆说到这里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问,“莫不是,鹿鸣姑娘容貌,甚陋?”

始共春风轻易别第38章

富裕人家的小姐,自然都去了麦州参加巫神节。只是麦州城大,那天的人又多,大家还真的都没有遇上。
鹿鸣一来,大家就都招呼鹿鸣过去。兴奋的在那问出一连串的问题,“如何如何?比试如何?玩的如何?还有那巫舞,你可曾看到?”
梁福女等人,钱是有的,可巫神节上有钱的多了去了。有钱,也未必能像鹿鸣那样能有一雅间清楚看到高台上巫舞。若不是托福胡阿四,胡阿四托福阿正。鹿鸣主仆估计也只能跟梁福女等人一样看人群的后脑了。
“比试不清楚,得问柳成碧她们,我早些时候就离开了!”鹿鸣笑着,“巫舞嘛,到是看到了。”
“那么多人呢,我家叔父早早的托了关系,才得到靠近台子一些的位置,你们家是有些钱,但那日的位置,可不是钱能买来的。”符牡丹的嘴一向如刀子,这会也是噗呲一笑,话说的不是太好听。
不过符牡丹的话不假,梁福女她们真的就什么也没看到,但这并不妨碍她们感受到了巫神娘娘的赐福,这也是她们依旧激动的愿意。
“我还去了神女湖呢!听说那出了桩命案,一个男的把一个女的给推下水了,女的死了呢!”梁福女怕鹿鸣和符牡丹和以前那样又吵起来,忙的扯开话题,“可惜我去的晚了些,没给瞧着这好戏!”
“你也敢去啊!”张知眉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梁福女。谁都知道,男人和女人会在神女湖做什么。她们出生在巫民地,也耳濡目染的信仰着巫神娘娘,但家里的教导也仍在,那等赤条条的男女共浴,在好些外来民家里还是不被接受的。
“这有什么不敢的,我就看看,又不是脱衣下水!”梁福女一抬下巴,不觉得有什么。
“那男的和女的后来怎么样了?女的尸体找到了吗?”一向胆小的齐淑惠却是更想听男人杀女人的事情。
梁福女也就知道这些,对齐淑惠的问题直摇头。
“这点小事啊,我知道的!”符牡丹翻一个白眼,自得洋洋的看看众人。
“对,你有那么多叔父是当官的,自然知道一些,你说说!”张知眉抱住符牡丹的手,推推她,“说啊!”
符牡丹摆了些架子,在几人的催促声里,斯条慢理道来,“我叔父说了,死的是妓院的人,尸体没捞着。而推的了......!”她看看鹿鸣,刀子嘴不善,“鹿鸣,你到是最熟悉不过了!”
大家就都齐刷刷的看鹿鸣。鹿鸣熟悉?!
“就是之前跟鹿鸣有婚约的曹知县公子呐!”符牡丹带着几分看笑话的意思看鹿鸣。
若是以往,鹿鸣会跟符牡丹开撕的。但此刻的鹿鸣,只是淡淡笑笑,“恩,我知道。”说着转身要走,嘴里客气着,“你们聊,我过去了!”
“鹿鸣,你别恼,牡丹她就是这样个人,不是......!”梁福女跟过来,安慰鹿鸣,也帮符牡丹说好话。
“不恼,只是明年就要大考了,我们时间不多呢!”鹿鸣摇摇头,抱起自己的书,离开了去。但没走几步,就听到符牡丹在那继续说,“......还有,你们知道京里的事吗,我叔父说,咱们南武打了胜仗,北疆国失败,请求议和了。”
走到门外的鹿鸣的脚步下意识的一停顿,北疆?听到这个词,她的心一抽。鹿鸣右手摁在胸前,觉得自己的反应有些莫名。
鹿鸣摇摇头,继续走了出去。
因为鹿鸣在白鹿药院的救场,使得齐氏药院得了头名。这也就意味着,齐氏药院获得了进到白鹿药院的更多的名额。
齐药婆在课上夸赞了鹿鸣一番,并道,“既然你记性不错,那就多看看书,将拉下的东西,多多补回来!”
齐药婆给了鹿鸣好一些书籍。
鹿鸣谢过。柳成碧因为鹿鸣提早离开,依旧和往日一样,没怎么给鹿鸣好脸色。但也不为难她。
至于齐药婆给的书籍,鹿鸣翻了翻,依旧是药材类的,药技上的很少。鹿鸣就抱了书去找齐药婆,她想换一些她想看的书。但齐药婆不在,到是遇着了阿七先生。
鹿鸣就将她的想法说了。
阿七略一沉思,道,“既是药婆给你的,你看不看都先拿回去,至于你想要的书籍,只怕这里也不全,都给人借去了。过几天她们还了,我再给你留着!”
“谢先生!”鹿鸣放下手里抱着的书籍,对阿七行礼,然后才抱起书籍走了。
阿七看着鹿鸣的背影,叹息一声。阿七的心里很明白,很多书籍,是不可能给鹿鸣这样的外来民的。
包括白鹿药院的名额!
回到梁福女处,鹿鸣将齐药婆给的书籍都留给了她们参阅。符牡丹等人是嫉妒羡慕又欢喜。
“看这势头,你是一定能进白鹿药院的罗?”符牡丹的话,酸溜溜的。
鹿鸣笑笑,抱了要看的书,看着符牡丹,“若不努力的话,又怎么进得去呢?什么东西也不会凭空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是吗?”
说罢,和梁福女等人打了声招呼,就离开去了。
符牡丹咬咬嘴唇,有些气恼,但她也承认,鹿鸣的话不假,不努力的话,又怎么能逃脱家族安排的命运呢!
包括其她几人,也是一样的想法。
“可怎么努力,她进到那边了,能带书回家了,我们呢?回了家,哪看书去!药院说的冠冕堂皇,咱们钱多,能买书看,可药院的好书,谁家能售?敢售?”符牡丹恨恨道。
“所以我们晚些时候再回去,药院的门一直都关的晚啊!也抓紧着些时间。”梁福女已经坐下来翻开了书籍。
书不能带出去,但她们人可以留下来的啊!
......
“小姐!”小杏见鹿鸣出来,欢快的迎上去。鹿鸣接过斗篷自己穿上,后将手里的书分一些给小杏拿着,然后主仆俩人一前一后的、慢慢的走去铺子上。
经过那个有说书人说事的茶楼时候,见不少的人都朝里头进。门口的伙计在吆喝着,“今天董先生评说南北战事咧,还有北疆国宫廷秘录。茶水也只收平时的一半钱咧!”
北疆!
鹿鸣的脚步一顿,她身不由己的,转走向茶楼。
莫名的,她就是想听北疆的事情。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始共春风轻易别完整章节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点击榜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